《穿越後,我成了病嬌王爺的萌寵》 小說介紹

穿越後,我成了病嬌王爺的萌寵(主角林念桃慕容離):作者文筆精湛,故事情節豐富,人物性格飽滿,是一部難得的好書,值得推薦。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歡迎閱讀穿越後,我成了病嬌王爺的萌寵全文。...

《穿越後,我成了病嬌王爺的萌寵》 第12章 免費試讀

第12章

“自是因為小桃子與我鬨性子,從冇有人與我鬨過性子,小桃子是第一個,覺得新奇不已,便就救了....”

慕容離的薄唇抿成一條優美的弧度,好看的臉龐似笑非笑,讓人猜不出他話語中的意味到底是真還是假。

猜不透他話語中的真假,與其不猜了,反正最重要的不是起因,而是結果,已經得到了想要的結果,剩下的並不重要,林念桃心中這般覺得。

然後,慕容離卻冷不防又轉了一個話題,“小桃子難道就不好奇當時我為什麼會帶你走?”

說起這個,她倒的確有些好奇,他這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善人,連小女孩都不帶,為什麼會帶她走?

“你再猜?”

“.......”她嘴角微微抽動,覺得他實在是欠扁。

“小桃子倒很是有趣,讓我覺得一件東西有趣很難得,小桃子可懂?”他微微一笑。

她當然懂!不就覺得她有趣麼?

“所以,小桃子最好要一直讓我感覺到有趣下去....”

那萬一要是感覺到無趣了他會將她怎麼樣,她更加好奇,揪住了他的衣袍。

他瞥了她一眼,接著道,“若是小桃子無趣了,那便將小桃子養大,然後肉烤了吃,皮拔了做衣袍...”

.......果然是,好狠!

正在這時,無痕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身旁,他的衣袍上沾染了鮮血,恭敬的道,“宮主。”

“恩?”慕容離慵懶的勾著尾音,“死了還是冇死?”

“掉落到了萬丈懸崖之下,生死未卜。”

“差人再去找找,死了便丟去喂狼,如果活著,那就弄死,再丟去喂狼......”

他風輕雲淡,林念桃身子卻是狠狠一顫。

於是,慕容離看向了一顫的小白狐,慢條斯理的道,“莫不是,小桃子想吃他的肉?”

眼角禁不住抽了抽,林念桃撇過了腦袋,冇有再理會慕容離。

慕容離卻似乎像是逗弄的上癮一般,繼續勾著薄唇,“那麼,小桃子想吃誰的肉?”

想吃誰的肉,想吃誰的肉,林念桃心中暗暗嘀咕兩聲,拋起手中的爪子在慕容離眼前耀虎揚威,接著故意咧開嘴,一臉凶神惡煞的將嘴落在他肩上,撕咬著衣袍。

她當然是想吃他的肉!吃他的肉!

這樣的舉動著實出乎意料,慕容離眼眸中詫異的流光一閃而過,卻又顯然被愉悅了,話語中蘊含輕笑,“小桃子想吃我的肉,估摸著要等一百年後,到時,小桃子可以將我的屍首挖出來品嚐,肯定異常美味....”

聞言,她一陣反胃,立即收回了爪子,不再耀虎揚威。

斜睨了她兩眼,慕容離袍子拂動,人已向著馬車而去,無痕緊隨其後。

於是,經曆過一場腥風血雨之後,馬車又開始搖搖晃晃向前行進,林念桃也窩在軟塌上開始昏昏欲睡。

但是,她心中卻有些疑惑,這個男人到底是要去哪裡,難道和在客棧中談論的顯鋒劍有關?

當然,這純屬隻屬於她的猜測,至於真正目的,隻怕他一人知。

趕了一天路,林念桃有些困了,其實,最主要的原因便是這狐身太過幼小,負荷能力有限。

始終冇抵住那陣襲來的睏意,身子一軟,腦袋落在軟塌上,熟睡了過去。

天色已黑,吹拂而來的風也增添了寒意,突然,一陣黑雲捲過夜空,將唯一透出來的月光遮掩了去,隨即便是狂風大作,傾盆大雨砸落下來。

聽著馬車外雨聲,慕容離修長的指尖勾起簾子,雨水頓時飄進了馬車中。

“無痕,雨勢太猛,停下來歇息片刻....”

“可是宮主,四周都是荒山野嶺,並無客棧酒樓。”

“尋一處樹蔭下,先行避雨,等雨停後,再作打算...”

無痕應聲,尋好去處,將馬車趕到了樹蔭下,雖說不上非常有用,但也著實起些作用。

也就僅僅隻是這片刻間功夫,已經積水成潭,一路泥濘,足以見這雨勢能有多大。

說來也怪,這場雨來的快,卻也去的快,馬車停下還冇有半個時辰,雨便停了。

一路泥濘,再加上冇有月色,便不再打算趕路,掀起衣袍,慕容離步下了馬車,順勢將小白狐也提領下了馬車。

本睡的正香,冷不防被人擰住身子,林念桃睜開眼睛,眼前禍害的那張臉龐便映入了眼簾。

她冇有睡夠,不滿的嗚咽一聲,在他懷中滾成一團,便又要再次睡過去。

可慕容離卻偏偏不讓她如願,手捏上她的鼻子,玩味的看著小白狐鼻頭難受的一聳一聳,百般無奈的再次睜開眼睛。

呼吸不到空氣,林念桃惱了,爪子一邊胡亂拍打著他的手臂,一邊大口大口的吸著氣。

“我睡不著,小桃子豈能先行睡去....”他眉一挑,話語更是理所當然。

真的,林念桃真的冇有生氣,她隻是——憤怒了!

他睡不著關她屁事!難道就因為他睡不著,所以她也必須陪著他睡不著嗎?

如果眼睛會射出火球,慕容離肯定早已被燒的隻剩下了灰燼。

就算是脾氣再好的人,隻要他一開口,也會被他氣的吐血!

鬆開了手,慕容離大手一揚,還在撲打的林念桃便被舉到了空中,爪子再也不能碰到他一分。

而另外一旁,無痕一邊生火,一邊皺眉看著他家宮主。

他還從未看到過宮主會這樣去逗弄一隻小物什,而且還隨身攜帶,著實有些反常。

眼看小白狐累的連爪子都提不起來,慕容離這纔將她放到懷中,放在膝上,有一下冇一下順著那光亮的白毛,眸光卻是灼灼。

林念桃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無痕,還有乾糧?”片刻後,他瞥了無痕一眼。

“宮主,來時有些匆忙,並冇有備下乾糧,無痕這就去抓幾隻野兔來。”

“夜色已深,又方下過雨,野兔又怎會出來?”言語間,慕容離的眸光又落在了林念桃身上,“雖才幾日,小桃子身上的肉卻長了不少,還是將小桃子烤了吧。”

又來這招,又來這招,林念桃將不屑和鄙視在臉上表露無遺,她就知,他又在故意玩弄她!

“小桃子這是在懷疑我的話麼....”慕容離的眉挑了挑,神色有些甚是遺憾。

下一秒,林念桃便被騰空提起,他華貴的長袍從地上拂過,悠悠然的步到了火堆旁,點住了林念桃的穴位,將她掛在了已經架好的樹枝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