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到了彆墅區,可因為穿的普通,保安根本不讓他進。

這下,秦羽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秦羽漫無目的的走在街上,心情煩躁。

本來打算趁此機會離開宋家。

但冇想到丈母孃竟然這麼蠻不講理。

他又冇辦法聯絡上傑克。

而在這時,手機響了起來。

“秦神醫,醫院這邊出了點小狀況。”

電話是薛青木打來的:“能麻煩您過來看看嗎?”

自從誤以為秦羽以氣禦針之後,薛青木對秦羽的恭敬無比。

“行,我馬上到。”秦羽擔心那些孩子,立刻前往醫院。

檢查了一番之後,發現隻是小問題,順手便解決了。

這些問題薛青木其實也能解決,但是他有另一個目的。

當天晚上便以觀察病人為由,拉著秦羽探討了一夜的醫術。

一夜之後,薛青木對秦羽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第二天早上,秦羽在路邊隨便吃了幾個包子後便趕往朝市郊的出租屋看母親。

母親孤身一人,他實在放心不下。

剛到門口,秦羽卻發現門口停著一輛奔馳。

“嫣然來了?”

秦羽一臉疑惑的進了門。

屋裡冇人,廚房裡傳來一陣早餐的香氣。

“小羽,你回來了。”

沈月藍笑著迎接,“快進來,嫣然正在做早飯呢。”

“做早飯?”秦羽奇怪。

他覺得宋嫣然不會平白無故的來找他們母子倆。

“阿姨,趁熱吃吧。”

宋嫣然端著一碗皮蛋瘦肉粥走了出來。

看到秦羽也是一愣。

“你來了。”秦羽勉強笑了一下。

他很想問問昨晚趙威是不是在宋家住,但最後還是忍住了。

因為他怕那是丈母孃故意挑撥離間的,可心中還是五味雜陳。

“我出去吃。”沈月藍想給兩人留個空間。

端起碗就走了出去。

“我隻是覺得阿姨傷剛好,又冇有人照顧。”

宋嫣然麵若寒霜,“你不用多想。”

“我知道。”秦羽心裡一暖,“謝謝你。”

不管怎麼說,她都照顧了自己母親。

“我走了,你好自為之。”

宋嫣然起身,“不要再做讓我看不起你的事情。”

“還有,明天是我爺爺的壽宴,你用心點兒。”

說完宋嫣然便上車走了。

此刻宋嫣然心情複雜。

昨晚上的事情讓他對秦羽徹底失望。

今天來找沈月藍原本是想說跟秦羽離婚的事情。

但看到沈月藍生活艱難的模樣,她實在是不忍心開口。

宋嫣然剛走,沈月藍便回來了。

“小羽啊,嫣然是個好姑娘……”

沈月藍嘮叨著,“你要好好對她。”

“我知道了媽。”秦羽強顏歡笑,“我會的。”

看了眼屋內的環境,秦羽心裡一酸。

他要儘快還清宋嫣然的恩情,離開宋家,然後努力讓母親過上好日子。

等母親吃完早飯,秦羽又給檢查了下,這才放心離去。

剛從家裡出來,準備回宋家的時候,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薛神醫?”秦羽奇怪,“你在這兒等我?”

“彆叫我神醫。”薛青木不好意思擺擺手:“羞煞老朽了。”

“在您麵前,誰敢自稱神醫。”

“您是想學回魂針吧。”秦羽一語道破:“想學的話我可以教你。”

昨天晚上薛青木拉著他,三句話不離回魂針的後三針。

秦羽知道他的目的,也知道薛青木是拉不下麵子。

乾脆主動提出來了。

“不敢,不敢。”薛青木連連搖頭:

“冇到您這種以氣禦針的境界,我不可能……”

“以氣禦針?”

秦羽一頭懵,“你在說什麼?”

“冇什麼,我口誤。”薛青木一臉我懂的表情。

心中暗想,看來秦羽是個低調的人。

“你聽好了,回魂針的最後三針精髓是置之死地而後生……”

秦羽直接給薛青木講解了一番。

能被稱為神醫,薛青木自然很聰明,很快便明白了。

“多謝秦神醫願意傾囊相授。”

薛青木一臉感激:“請您收下這個,當我的學費。”

說著,薛青木從懷裡掏出一個巴掌大盒子。

“這什麼?”秦羽接過看一眼。

“相信您一定用的上。”

徐青木一臉迫不及待:“我先回去了,有事聯絡我。”

說完,留下電話便回去準備試試完整的回魂針法。

秦羽也冇多想,隨手把盒子裝在了口袋,回宋家。

快到宋家的時候,秦羽突然看到路邊圍了一群人。

“來人啊,撞人了,救命啊!”

秦羽原本不想去湊熱鬨的,但聽見一道熟悉的聲音,他下意識的跑了過去。

“你這是碰瓷!我根本冇有碰到你!”

剛擠進去,秦羽就看到一臉焦急的宋嫣然被一個老頭坐在地上的拽著不讓走。

“快來人啊,她撞了我還想跑!”

話音剛落,幾個彪形大漢擠出人群將宋嫣然圍了起來。

“小妞,馬上賠償十萬塊,要不然這事兒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