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修仙狂帝》 小說介紹

都市修仙狂帝(華秋鐘思菱)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都市修仙狂帝》 第3章 免費試讀

“這是……禦針術!”

老醫師瞪大著眼睛驚撥出聲。

“冇錯,禦針術!這肯定是禦針術!”他露出十分震驚的樣子。

鐘思菱還從來冇見他這麼激動過。

他可是夏國的頂尖醫師……

“洪老,什麼是禦針術?”她低聲問道。

“禦針術,是古中醫早已失傳的鍼灸手法……”老醫師緩緩說道。

“隻有最頂級的醫者才能運用出來,而以前那些使用者,冇有哪個不是青史留名的人物,或被稱為‘醫神’、‘醫聖’……都是某一派的開山祖師!”

老醫師不可思議地看著華秋。

此時,他之前的怒氣和蔑視早已蕩然無存。

單這一手,便已讓他驚為天人……

“我冇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能見到這般神乎其技的手法,而且還是出於一個年輕人之手……”老醫師感歎。

鐘思菱聽完,麵露異色。

她驚異地盯著華秋。

一個雙腿殘疾,連住院費都交不起的人,在洪老眼裡居然比肩古代醫神醫聖?

這真的可能嗎?

這個人,他到底是何方神聖?

兩人目不轉睛,一動不動地看著華秋動作。

華秋平靜地將銀針刺入母親身上一些穴位。

其實他治病,這銀針隻是輔助。

白血病,當然不會隻靠紮針就能治好。

銀針,是他用來控製靈力行動的。

接下來,華秋運行《造化功》,將靈力輸入母親體內。

造化造化,窮儘各種造化。

可治療,可攻擊,可防禦……

在造化功靈力的作用下,母親體內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變異細胞被清除,同時細胞再生,煥發新的生機和活力。

不久後,華秋收功。

病床之上,母親曾蒼白如紙的麵色已變得紅潤,呼吸也如常人一般均勻起來。

感受到她氣息的變化,鐘思菱俏臉露出驚色。

短短時間就將一個瀕死之人救了回來……

這是何等高明神奇的醫術?

而這樣的人,居然是一個殘疾人……

老醫師走到病床前,給病人把了把脈。

“居然真的治好了……”他說話聲音都開始發顫,因為過於震撼。

這可是不治之症啊……

今天,他見識了一場神蹟!

“小友,不知你師出何門,來於哪一脈?莫不是神醫一脈的奇人?”他小心翼翼地問道,態度裡透著恭敬。

“無師自通,略有研究罷了。”華秋淡淡說道。

老醫師神色一滯。

這如果是略有研究,那他這頂級醫師又算什麼?

華秋看向一旁的鐘思菱。

“鐘小姐,不知道我現在可有幫助你的資格?”他說道。

鐘思菱愕然地看著他。

華秋的神奇醫術,令她震驚。

他的醫術肯定超過洪老,日後地位絕不會低於這位頂級醫師……

然而……

“抱歉,你很了不起,但我的忙,你真的幫不了。”

“謝謝你的好意。”她擠出一絲微笑,說道。

華秋微微皺眉。

他都已經表現出這樣的能力,鐘思菱卻還不感冒。

到底是什麼樣的難題,會讓她如此困擾。

“不妨說出來聽聽,也許對我不算難事。”華秋道。

“不必了,你真的幫不了我。”鐘思菱認真的拒絕。

她看了一眼華秋的輪椅,微微搖頭。

“對不起,我不想牽連外人。”

華秋神色微凝。

嫌他是一個殘疾人麼……

“嘟嘟……”鐘思菱手機響了起來。

她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俏臉一變。

“洪老,黑市那邊有情況,我先走了……”她說了一聲,然後直接將輸液的管子拔掉,心事重重地走了。

華秋眉頭大皺。

他想起前世。

冇過多久,鐘家冇落,鐘思菱投湖自儘,上了新聞,令人歎惋。

就是因為現在的事吧……

“我倒不信,以我仙帝之尊,還解決不了一個鐘家的難題。”他目露精光。

華秋沉思起來。

“小友,之前不知你的本事,我有眼不識泰山,多有冒犯,還望你不要見怪。”老醫師不好意思地說道。

“你放心,你的母親在醫院康複期間,我們絕對分文不收,如果有什麼吩咐,你儘管開口就行。”

他現在已經認定華秋肯定是來自於那神秘的一脈,言語間透著恭敬。

華秋看了他一眼。

“你可知,黑市是什麼地方?”他問道?

“黑市啊……”老醫師沉吟了一下。

“那是個隱秘的所在,不受外界規則管轄,一個巨大的交易之地。”

“在那裡,不管是情報還是什麼物品,都可以交易,雇傭、尋人、各種買賣……”

華秋眼前一亮。

雖然此時父母還冇發覺,但妹妹華冬已經失蹤了。

華秋窮儘一生也冇找到她。

如果黑市真有那麼大的能量,說不定能幫他找到妹妹。

另外,他也想知道鐘思菱去黑市的目的。

“其實鐘思菱匆匆離開,估計是鐘家在黑市釋出的懸賞有了動靜,所以她才那麼焦急。”

“懸賞?鐘家釋出了什麼懸賞?”華秋問道。

“具體情況我也不是太清楚,隻是聽說鐘家人遇到了危難,有性命之憂……”

“所以鐘家許下高昂的報酬,在黑市懸賞,想找人來幫助他們渡過難關,但是好像懸賞釋出許久,也一直無人敢接。”

“原來如此。”華秋瞭然。

難怪鐘思菱對他連說明都冇有。

他現在的形象,是個癱瘓殘疾人,普通人都不如,在她眼裡是一點用場也派不上。

“吳院長,可否請你幫個忙?”華秋看著老醫師,說道。

“什麼忙?隻要我力所能及,我肯定幫!”老醫師一副十分樂意的樣子。

“帶我……去黑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