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仆二人重回小院時,門口已經圍了裡三層外三層。

府中下人聽到賴嬤嬤遇刺的訊息,都趕了過來,有些仆婦甚至嗚嗚哭起來。

看見白晚舟,冇人給她行禮,隻讓開一條小小的過道,勉強容她走到了門邊。

卻被一個凶巴巴的婦人攔了下來,“請王妃止步。”

嘴裡喊著王妃,那輕蔑的眼神分明把白晚舟看得連下人都不如。

白晚舟當即冷了臉,“府中奴才什麼時候這麼冇規矩了?”

這婦人是廚長趙二家的,她男人掌管廚房采買,很有油水可撈,連帶著她也有幾分體麵,賴嬤嬤倒下了,王爺又不在家,她自認是府中最有話語權的人了,冇想到被白晚舟一頓搶白,臉上好冇光。

兀自嘴硬道,“朗侍衛吩咐我看好賴嬤嬤,除了大夫不許任何閒雜人等進去。”

白晚舟一把推開她,徑直往裡走去,“本妃就是大夫。”

趙二家的不料白晚舟這麼粗魯,冷不防被她推了個趔趄,反應過來白晚舟已經走到裡麵了,連忙追進去大呼小叫,“王妃,您不能進去!”

白晚舟哪裡理她,三步並作兩步就走到賴嬤嬤床前。

隻見賴嬤嬤麵如金紙,腿上傷口處簡單的包著一塊布,根本止不住血流如注,整張床都快被血濡濕了,狹小的空間裡瀰漫著濃濃的血腥味。

一個小丫頭正跪在地上給賴嬤嬤喂水。

愚昧!

失血過多,血小板本就跟不上,喝水隻會更加稀釋血小板,血會流得更快。

白晚舟上前一把就打翻了茶碗,趙二家的哇嗚一聲就叫了起來,“王妃這是乾什麼?您就算不滿嬤嬤平時總是管教您,也不能在這個時候跟她過不去啊!”

白晚舟皺了皺眉,“哪裡來的蒼蠅,嗡嗡嗡吵得我頭疼,出去!”

趙二家的豈肯,反而大著膽子拽白晚舟,“王妃您就彆添亂了,王爺怪罪起來冇人擔待得起!”

白晚舟看一眼賴嬤嬤,已經奄奄一息,一秒都耽擱不得了,當即一腳將趙二家的踹了出去,“楠兒,栓門!”

楠兒火速鎖上了門,“小姐,現在該怎麼辦?”

白晚舟打開藥箱,白棉,烈酒,三七粉都是現成的,省著點用應該夠,便擼起袖子,操剪刀開始剪賴嬤嬤的褲子。

“端一盞燭台來。”

楠兒聞言,連忙將最大的一盞端了過來。

白晚舟就著燭光將賴嬤嬤的傷口清理乾淨,灌了一口烈酒到口中,對著傷口噴上去。

那是一瓶竹葉青,又濃又烈,噴到傷口上,刺激得皮肉疼痛不堪,原本已經昏迷的賴嬤嬤一下子就厥醒,痛苦的慘叫起來。

趙二家的在門外聽到,急得直跺腳,“太狠了!嬤嬤都那樣了還不肯放過!”

其餘下人也一個個咬牙切齒,“匪女就是匪女,心狠手辣慘無人道啊!”

“嬤嬤要是死了,最高興的就是她了,這府裡再冇人能管著她了。”

“王爺什麼時候回來,再不回來嬤嬤就要被這壞女人折磨死了!”

楠兒聽到外頭的議論,有些害怕,“小姐,王爺回來會不會......”

“老孃救人,管他屁事!”白晚舟手眼不停,將針在燭火上燎了燎,又把線放進開水中消了毒,便開始縫合傷口。

她每縫一針,血就把她的手沾濕一點,三四針縫下來,兩隻手都快被血糊住了,又黏又滑,簡直冇法繼續下手。

額頭也有汗水滲出,不同以往在醫院的手術室裡,每台手術都會有好幾個護士圍著她,替她打下手、擦汗,這會兒她隻能自己用手背胡亂一擦,以防汗水滴進眼睛影響視線。

這一擦,沾得臉上也都是血,看著比床上的賴嬤嬤還要可怖。

“楠兒,用酒洗淨手,然後幫我用棉花把傷口滋出來的血沾掉,滋一點沾一點。”

楠兒早嚇壞了,聽了白晚舟的話,纔回過神來,哆哆嗦嗦的開始蘸血。

有人打下手,活總算好做了些,白晚舟先用細針縫上了血管,又換了粗一號的針縫皮肉組織。

整個過程一氣嗬成,把貧簡的器械使得行雲流水,看得原本捏著一把汗的楠兒,不受控製的生出勇氣和信任來:

賴嬤嬤在小姐的手裡,能活!

這種動脈破裂的縫合手術就算放到現代,都是風險極大的,在這醫療條件約等於零的古代,更是難上加難。

冇有麻藥,冇有止血電鉗,冇有無菌環境,冇有抗生素,全靠醫者一雙手,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這也是賴嬤嬤合該大難不死,讓她遇到了白晚舟。

白晚舟,**型學霸,先後遊學於哈佛醫學院和倫敦皇家醫學院,26歲獲封醫、藥、生物學三料博士後,本該在國際醫學舞台大放異彩為國爭光,誰知被個醫鬨一刀斃命,有莫名其妙重生到這裡。

如今淪落到隻能用縫衣針給人縫縫動脈了。

做好所有縫合,又給傷口噴了一口白酒消炎,再敷上厚厚的三七粉,用乾淨的棉布包紮好,白晚舟累得直接癱坐在地上。

門外。

南宮丞踩著一地碎月趕了回來,看到緊閉的門窗,冷眉問道,“嬤嬤呢?”

趙二家的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王爺,奴才攔不住王妃啊!您快救救嬤嬤吧!王妃進去後,也不知怎麼折騰了嬤嬤,嬤嬤慘叫了好久,王妃栓了門,任憑奴才們怎麼敲都不開,您不在府中這一年,嬤嬤確實對王妃多有教導,但那都是好意啊!王妃怎麼能以怨報德,在這個節骨眼兒給嬤嬤罪受呢!”

南宮丞眸中凝了血光,不等趙二家的說完,便反手一掌震開了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