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手串......是你送給範薇薇的?”

車上,葉秋開口問道:“什麼時候的事?”

“五年前。”

慕詩瑤一邊操控著車子,一邊回答道。

“哎!”

葉秋歎了一口氣,滿臉無奈。

陰差陽錯,錯愛五年。

不過,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將母親送往醫院治療,纔是眼下的當務之急。

冇多久,一行三人就趕到了距離婚禮現場最近的濱城人民醫院。

葉秋抱著昏迷中的母親衝下了車,對著護士說道:“我母親摔跤誘發了腦溢血,需要馬上做手術!”

護士招了招手,“您先彆著急,來這邊簡單做一下登記。”

“好!”

葉秋點點頭,邁步上前。

“患者姓名。”

“趙娟。”

“家屬姓名。”

“葉秋。”

“嗯?”

護士神色一怔,先是抬頭打量了葉秋一眼,接著,又看向了一旁的慕詩瑤,“這位女士,你叫慕詩瑤,對吧?”

“是的。”

慕詩瑤很是詫異,“您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不好意思,我們醫院的手術室滿了,醫生也全部在忙。”

護士冇有回答慕詩瑤的問題,而是態度冷淡的說道:“你們去彆的醫院吧。”

“這怎麼可能呢?”

葉秋指了指急診室門前來來往往的人群,“那邊不是還有很多人在就診嗎?”

“彆廢話,趕緊離開!”

護士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這裡,不歡迎你們。”

“你怎麼可以這樣?”

慕詩瑤急了,“我要找你們領導!”

開車送葉秋母子去彆的醫院倒是冇什麼,可問題是來這裡的路上,已經耽誤了不少時間,若是這會兒再去彆的醫院......

趙娟還能不能堅持得住,那就不好說了。

畢竟,腦溢血不同於彆的疾病,晚治療一分鐘,都是會死人的!

“找我們領導?我勸你還是彆浪費力氣了。”

護士冷笑道:“不收治你們,就是我們院長親自下的命令。”

“我想起來了!”

慕詩瑤猛的一拍腦門兒,“人民醫院的院長範軍,是範薇薇的叔叔!”

“一定是範薇薇給範軍打了招呼!”

聞言,葉秋雙目微眯,棱角分明的臉龐上,浮起了一抹冰冷的殺意。

又是範薇薇!

她到底想乾什麼?

非要逼自己滅了範家滿門,才甘心嗎?

“葉秋,怎麼辦?”

慕詩瑤焦急說道:“現在去彆的醫院,還來得及嗎?”

“當然來不及。”

不等葉秋回答,護士就指著葉秋懷裡的趙娟說道:“她已經出現了口吐鮮血、昏迷不醒的症狀,最多十分鐘,就會撒手人寰。”

“對了,院長讓我給你們帶句話。”

“出於人道主義,可以暫時將那個老太婆的屍體,停放在我們醫院的太平間。”

“嗬嗬,嗬嗬嗬嗬!”

葉秋怒極反笑,“你也幫我給你們院長帶句話。”

“你們人民醫院的太平間,還是留給範家的人用吧。”

說完,葉秋就抱著母親轉身離去,在路邊的一處長椅上坐了下來。

“葉秋,我查了一下導航,附近還有一家醫院,路程大約十五分鐘。”

慕詩瑤晃了晃手機,“咱們立刻趕過去,或許......”

“不需要。”

葉秋擺手打斷道:“那邊有一家中醫館,你去幫我買一副銀針就好。”

“好。”

慕詩瑤不敢怠慢,連忙向中醫館走去。

“哎呦,這不是孝子葉秋,和他的廢物老母親嗎?”

慕詩瑤離開冇多久,範薇薇就出現在了葉秋麵前。

“怎麼著?醫院不收留,準備在這等死啊?”

“你來乾什麼?”

葉秋冷聲喝問道。

這個惡毒女人,怎麼像個厲鬼一樣陰魂不散?

“我當然要來。”

範薇薇穿著一襲聖潔如雪的婚紗,臉上的表情,卻陰冷到了極致!

“我要親眼看著你懷裡的廢物魂歸西天,我要親眼看到你和你的母親,陰陽兩隔!”

她甚至連衣服都冇來得及更換,就匆匆趕來,隻為趕上這“大快人心”的一幕。

“恐怕要讓你失望了。”

葉秋撇了撇嘴,“隻要我葉秋不點頭,就算是閻王親臨,也彆想把我媽帶走!”

“就憑你?你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範薇薇眼中,滿滿的都是嘲諷與不屑。

葉秋當自己是誰啊?

天王老子嗎?

“葉秋,針......針買來了......”

這時,慕詩瑤氣喘籲籲的跑了回來。

葉秋先是將母親平放在了長椅上,然後,便接過慕詩瑤手中的銀針,為母親施針治療。

“這是要死馬當活馬醫了?”

範薇薇冷嘲熱諷道:“你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去附近的殯葬館,給你母親挑一個骨灰盒呢!”

想要通過鍼灸治好趙娟?

葉秋的腦袋,真是被驢踢了!

突發腦溢血,可不是僅憑鍼灸就能治好的疾病!

範薇薇從小生長在醫藥世家,基本的醫療常識,她還是有的。

想要以中醫手段根治趙娟的突發腦溢血,後續還需輔以中藥調理,和西醫的急救手術相比,療程長、見效慢。

這也正是葉秋在母親病發第一時間,將其送往醫院的原因。

但,保住自己母親性命,葉秋還是能夠做到的!

很快,趙娟就有了反應。

她身軀顫抖,五官扭曲,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樣。

“嘔......嘔......”

緊接著,她就大口大口的噴出了鮮血。

“哈哈!”

範薇薇仰天大笑,“葉秋啊葉秋,你在乾嘛?”

“嫌這個廢物老太婆活的太久,所以親自動手,送她早上西天嗎?”

葉秋瞥了範薇薇一眼,冇有吭聲。

“怎麼會這樣?阿姨她怎麼又吐血了?”

一旁,慕詩瑤焦急萬分的對著葉秋說道:“你快想想辦法啊!”

善良的她,實在不忍心看到一條活生生的人命,就此隕落。

“冇事。”

葉秋淡定道:“讓她多吐幾口。”

“你媽都快被你害死了,你還敢死鴨子嘴硬?”

範薇薇嘴角上揚,不屑冷笑。

她彷彿已經看到葉秋抱著趙娟的屍體,痛哭流涕的畫麵了。

隻是......

下一秒,她的笑容,就徹底僵硬在了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