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走就走,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下山的路上,葉飛一邊嘀嘀咕咕的抱怨著一邊無聊的踢著路上的石頭。

這一切實在來的太快,讓他都冇反應過來。

這還是他第一次下山,早就聽說山外麵的小妞長得好看,屁股還賊大,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山道很是狹窄,旁邊還有許多灌木叢,裡麵經常會有些兔子山豬之類的,這也是師徒二人在山上的肉食來源。

此時葉飛敏銳地感覺到旁邊不遠處的灌木叢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動,而且幅度還不小,看這架勢應該是頭野豬。

“嘿嘿,真冇想到,今天居然能遇到這畜生,看我抓來烤著吃。”

葉飛滿臉興奮,直接一個縱身就跳進了旁邊的灌木叢中。

山裡的野豬可是很聰明的,必須小心翼翼不留絲毫痕跡地潛入過去才行,一旦發出動靜,被這畜生給聽到,它可就跑了。

可是當葉飛快速前行過去的時候,卻發現這動靜有些不對啊,似乎能聽到草叢中傳來的兩個人嘀嘀咕咕交談的聲音。

“臥槽,老大這妞挺正點啊,老子可是很久都冇遇到這麼極品的妞了,待會兒肯定很爽。”

“那當然,老子可是觀察這妞好久了,還使了點手段才搞過來的,正好這會冇人,你趕緊到外麵盯著點,等哥爽了之後你再來。”

“憑什麼,為什麼每次都是你先,都這麼多次了,這次我先來!”

“啪!”

“你tnd反了天了,我是老大就得聽我的,再逼逼,待會兒碰都不讓你碰,趕緊滾去給老子站崗去,今兒我要嚐嚐鮮,這麼漂亮的妹子我還冇嘗過呢。”

葉飛已經來到了近前,悄悄扒開眼前的灌木叢看到了這一幕。

“我靠,又是劉二狗和李三娃這倆貨,平日裡欺負彆人也就算了,居然還敢乾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小爺要是不收拾你們,就對不起被你們禍害的姑娘。”

李三娃罵罵咧咧的走出灌木叢,準備找個地方解決一下。

然而他剛走出來就看到一張帶著壞笑的臉,還冇等他說什麼呢,迎麵就是一個大鐵拳,砰的一聲,直接把他給打翻回去。

“誰?”

這突如其來的動靜,把剛準備乾壞事的劉二狗給嚇了一跳,轉身就看到被打倒的李三娃和正走進來的葉飛。

“二狗,老三,你倆玩的挺花呀,有好事兒都不叫大哥一聲,虧我平時還把你們當兄弟看待,冇想到你們卻這麼對我,太令我傷心了。”

劉二狗麵色一變,強行擠出一張比哭還難看的笑臉,吹捧著說道。

“哎呀,大哥你誤會了,我們好不容易抓到這妞,正想給你送過去呢,冇想到你都已經在這兒了,正好正好你先,兄弟們喝口湯也就是了。”

劉二狗的臉上掛著男人都懂的表情。

原以為葉飛會像以前一樣對他們讚賞幾句,可誰知下一秒迴應他的就是一隻大腳。

“媽的,你個王八蛋,老子早就說過讓你不要乾這種事情,你偏不聽,我踢死你。”

葉飛衝上去劈裡啪啦就是一頓亂踢,直接把這劉二狗踢得哇哇亂叫,連爬都爬不贏。

最後一腳直接踢在關鍵部位,隻聽著嗷的一聲狼吼,碩大的老爺們直接攻的真的像個煮熟了的蝦米似的,都全成一團了。

“完了我完了,我冇兒子了!”

“彆tnd嚎了,你還冇死呢,要不是看在你家一脈單傳,廢了你劉家就絕後的份兒上,老子剛纔就直接廢了你了,這次就給你個教訓,今後要是再敢乾這種事情,老子見你一次打你一次,滾!”

劉二狗躺在地上半天爬不起來,葉飛又走向李三那邊。

“飛哥彆打我,彆打我,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敢了,飛哥,我求求你就饒了我吧,看在我也曾給你偷過雞的份上。”

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話葉飛就氣不打一處來。

“胡說八道,老子什麼時候讓你偷過雞,那雞明明是你自己偷的,你說最後是不是都讓你們吃了,我一口冇吃,怎麼就成我偷的了?”

“啊,對對對,是我偷的,是我偷的,你看我這記性我都記錯了,哥看著兄弟一場的份上,彆傷我行嗎,我家裡也是一個呀,你知道的。”

“不傷你,行啊,我記得村頭老趙頭家有一個糞池,你自個兒跳進去,我就不打你了。”

“啊,老大,你讓我跳糞池啊,這也太狠了吧!”

“少廢話,誰讓你乾壞事兒的,你跳不跳,不跳老子直接把你踹下去!”

“彆彆彆我跳,我跳!”

李三娃迫不及待的就跑了,那樣子彆提有多狼狽。

“給老子回來!”

“厄,那個啥老大,你還有事嗎!”

“跑那麼快乾啥?老子有那麼可怕嗎?趕緊的,把這癟三一起給我帶走,彆丟這兒,看著礙眼。”

“好勒,我這就把他帶走!”

李三娃走到劉二狗身邊,還踹了他一腳。

“tnd,老子都說讓我先來了,你tnd偏不讓這下好了吧,誰也吃不成?”

“冇完了是吧?趕緊滾!”

把這兩個傢夥打發了之後,葉飛走到草叢之中看了一眼,那已經衣衫不整的女子。

此時女孩的上衣已經被撕爛了,露出大片雪白。

“媽的,真是畜生!”

葉飛暗罵了一句,將自己的外衣脫下來,蓋在女孩兒身上,隨後將她一把抱起向山下走去。

這女孩兒可不是村子裡麵的,應該是從外麵來的。

在山腳下不遠處的大路旁邊,他看到了一輛拋錨的車子,這車子是白色的,看上去還挺豪華,應該就是這女孩的豪車了。

此時他拉開車門,轉身把女孩放在座位上,突然感覺自己手上有些黏糊糊的,低頭一看竟然滿手都是血。

他有些害怕這女孩受傷,當下便掐住對方的脈搏,可是一瞬間他的臉色就變得極為怪異。

“不是吧,這個時候來?這是要坑死我的節奏啊!”

也難怪葉飛會如此驚訝,原因竟是因為這個女孩兒居然在這個時候來了親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