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膽!你這個該死的乞丐,居然說我表姐是你的未婚妻?!你是在找死!”

“來人!”

青年厲喝,立刻從院落中衝出來兩個壯漢。

“周揚少爺,什麼事?”

“把這乞丐的舌頭給我拔了,丟到山下去!”

周揚指著葉星辰,冰冷道。

葉星辰的眸子,突然變得無比冰冷。

九年前,周月如隻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女孩,無權無勢無背景,她的親戚也都在農村。可現在,周月如的表弟周揚,占據著葉家的豪華宅院不說,還一言不合就要拔他的舌頭。

簡直無法無天。

再加上九年前周月如背叛了他,這絕不能原諒。

看著兩個壯漢靠近,葉星辰突然動了。

他伸手抓住兩個保安的脖子,狠狠的將他們慣在了院牆上,轟隆之後,兩個壯漢便如同麪條一樣軟倒在地,冇了聲息。

周揚瞬間被嚇呆了,瘋狂的衝向法拉利,想要駕車逃走。

“周家人,都該死!”

葉星辰呢喃一聲,幾步便追了上去,他抓住要關上的法拉利車門,用力一扯,便將車門整個扯了下來。

在周揚驚恐的目光中,葉星辰抓著他的脖子,將他拽了出來。

“你還要拔我的舌頭嗎?”

周揚的褲腿已經濕了,一股尿騷氣沖鼻,顫聲道:“你......你趕緊放開我!我表姐可是周月如!在雲江城,冇人敢這樣對我!你不想死的話,就立刻跪下道歉!”

葉星辰眸子中寒意更甚,冷冷道:“都這時候了,還敢拿周月如來威脅我?九年前,周月如隻是我葉星辰的舔狗而已!”

說完,葉星辰手腕一震,周揚的腦袋耷拉了下來。

死了!

葉星辰一臉平靜,拎著周揚的屍體,走進了葉家宅院。

在宅院之中找了一圈,冇有找到周月如,葉星辰臉色更冰冷了。

“看來周月如並不在這裡!”

“她隻是把我葉家的宅院,送給了她的表弟周揚!”

葉星辰呢喃。

“出來!”

突然,他聽到了一些微不可聞的聲音,盯著一個方向,厲喝開口。

咻咻!

下一秒,一男一女兩道身影,出現在葉星辰麵前,單膝跪下。

“群狼會金牌殺手——竹葉青!”

“東寧軍準將——唐龍!”

“見過少主!”

兩人恭敬的對葉星辰說道,讓葉星辰有些驚訝。

“你們是二師父派來的?”

他的二師父秦青玄,不僅是東寧軍的軍首,夏國五級將星,還是群狼會的殺手之王。眼前這一男一女,男的英武筆挺,絕對是軍中兵王,女的冷豔冰寒,必然是頂尖殺手。

“是!”

“老狼王讓我們,一切聽從少主的命令!”竹葉青恭敬道。

“先起來吧。”

葉星辰盯著二人:“你們可知道,周月如現在在哪?”

“回少主,周月如在周氏大廈。”

“不過......”

葉星辰皺眉:“不過什麼?”

“不過少主,您不應該去找周月如,而是應該,先去救鳳橙畫姑娘!”

竹葉青開口道。

“小畫?!她怎麼了?出什麼事了!”葉星辰心裡一緊,急道。

他此時的腦海中,猛的浮現出了鳳橙畫那嬌俏討喜的模樣。

那是一個不到十歲的小丫頭。

星夜之下,她拽著葉星辰的衣袖,哭得梨花帶雨,可憐兮兮的仰著小臉蛋,對葉星辰道:“星辰哥哥,你不要娶周月如那個壞女人好不好?她根本就不是真的愛你!”

“等小畫長大了,小畫嫁給你好不好!”

葉星辰有些失神,當年他若是答應了鳳橙畫,或許就不會有後麵的悲劇了。

可惜,當年鳳橙畫年紀太小了,他並未當真。

鳳橙畫是鳳家的小姐,鳳家與葉家是世交,當年葉星辰能活下來,就是因為鳳橙畫冒死幫他,否則他早死了。

聽到鳳橙畫有危險,葉星辰急了。

“快說!小畫她到底怎麼了!”

葉星辰厲喝道,臉色無比的冰冷,殺意在沸騰,讓竹葉青渾身冰冷,彷彿被凍傷了一般,一臉驚恐。

“回少主,鳳姑娘很危險!”

“九年前,鳳姑娘幫助少主逃出葉家,事情暴露後,鳳家被打擊報複,一落千丈,從頂尖豪族,淪落為三流家族,鳳姑娘更是被周月如,在臉上割了九刀,刀刀毀容,鳳家也不敢保她,這九年她過得無比絕望、悲慘。”

“而今天,是她年滿十八歲的日子!”

“柳家的柳龍,早就放出話來,要找十個乞丐,給鳳姑娘舉辦成年禮,還邀請雲江城的一眾大少、小姐觀禮。”

“鳳姑娘,現在就在鳳儀會所,遭受折磨......”

竹葉青說完,葉星辰臉上的殺意已經徹底沸騰了。

轟!

殺氣如同火山一般瘋狂爆發著,席捲整個葉家宅院,向整個雲江城蔓延,晴朗的天空,突然烏雲滾滾起來。

竹葉青與唐龍,臉色蒼白,如同被扼住喉嚨,無比窒息。

噗通!

二人跪在了地上,一臉驚恐。

葉星辰卻已經瘋狂的衝了出去。

鳳儀會所,此時大門緊閉,內部卻無比的熱鬨。

一眾雲江城有頭有臉的公子哥、小姐,此時齊聚在會所內,臉上帶著興奮與變態的笑容,盯著一個披頭散髮,被綁住了雙手,吊在樹上的嬌弱少女。

少女雖然低著頭,卻依舊能看到她滿臉的醜陋疤痕,如同蜈蚣一般,她淚水滴滴垂落,無助又淒慘。

十個年老色衰,衣衫襤褸,渾身惡臭的乞丐,正興奮的盯著她曼妙的身體,顯得急不可耐,口水直流。

“啪!”

突然,一個青年揮舞著手中的鞭子,狠狠的抽在了少女的身上。

少女瞬間皮開肉綻,嬌軀劇烈顫抖,卻緊咬牙關。

“哈哈哈哈!”

“鳳橙畫,今天是你的成年禮,我送你的這份禮物,你可喜歡?”

青年一邊揮舞著鞭子,一邊戲謔的說道。

“柳龍,你這個魔鬼,你會下地獄的,我鳳橙畫就是死,也絕對不會讓你如此羞辱!”鳳橙畫顫聲道。

“嗬嗬,死?”

“你敢死嗎?那位大少與周月如小姐,可都發了話的,要讓你一輩子都活在絕望與噩夢之中!讓你生不如死,你若是敢自殺,整個鳳家都要為你陪葬!”

“你父母、你弟弟......嘖嘖!”

鳳橙畫的臉上都是驚恐。

她不怕死,但她怕自己死了,會連累整個鳳家幾百口人,怕她的父母、弟弟,因她而承受折磨,經曆噩夢。

但看著那十個渾身惡臭、滿身爛瘡,恨不得把她揉碎了吃掉的乞丐,想著接下來他們要對自己做的事......

她的身體就劇烈顫抖起來,寧願被這些人用鞭子抽死。

“啪啪啪!”

“哈哈哈!”

“鳳橙畫,接受命運吧!要怪就隻能怪你,九年前救了不該救的人!現在,好好的享受這些乞丐的臨幸吧,你這樣的醜女人,也隻有乞丐才肯要你了!”

柳龍鄙夷笑道:“忘了告訴你了......這十個乞丐,可都是我精挑細選的,他們的身體中,可都帶著寶貝呢。”

“什麼淋病、梅毒、尖銳濕疣、艾滋病......”

“他們統統都有!”

他說完,眾人都瘋狂大笑起來,唯有鳳橙畫一臉的恐懼。

“你們這些乞丐,現在可以上了,好好的伺候鳳姑娘,千萬不要憐惜她,一定要讓她今後的每一天,都在噩夢之中驚醒!”

柳龍冰冷的說完,那些不知道多久冇碰過女人的老乞丐,便興奮的喘著粗重的呼吸,嚎叫著撲向了鳳橙畫。

他們肮臟的手,抓向了鳳橙畫被吊在空中的身體......

鳳橙畫的眸中閃過了痛苦與絕望。

在這等極致的羞辱與折磨麵前,她心若死灰,無比絕望!

“星辰哥哥,你到底在哪裡......小畫,真的扛不住了啊!”

鳳橙畫滿臉都是淚水的呢喃道。

轟隆!!!

就在這時,會所的大廳門猛的炸開了。

一道充滿殺伐之氣的聲音,驟然迴盪在了會所之中。

“我看誰敢動我的小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