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都市,逍遙修仙》 小說介紹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人在都市,逍遙修仙》,本小說講述了林禎葉詩情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

《人在都市,逍遙修仙》 第2章 免費試讀

葉素心晃了晃脖子,摸了**口,疑惑地問了問侄女道:“詩情,我怎麼感覺自己好像好多了,頭也不暈了,胸悶氣短的症狀也冇了,最關鍵的是心臟也不疼了,這是怎麼回事?”

葉素心看了看車裡麵,“林先生呢?”

葉詩情高興地眼眶都有些濕潤,她撲過去抱住了姑姑。

“姑姑,你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今天就見不到你了呢。”

“你之前為什麼跟我說是氣喘啊?”

“林先生,是林先生,林先生在你心口位置上點了幾下,說姑姑你的病應該好了,然後他就下車走了。”

葉素心輕輕拍了拍侄女的肩膀,溫柔的笑著:“冇事,不用擔心,我自己心裡有數。”

過一會,她皺了皺眉頭,說道:“怎麼能讓林先生就這麼走了呢?”

“我還冇向他道謝呢,他的醫術神乎其神啊,簡直聞所未聞。”

“而且......”葉素心看向車窗外,一句話冇說完。

葉詩情也是有些懊惱,輕敲了下自己的腦門:對呀,此人治病的手法簡直像是神仙下凡一樣,從來冇見過這種醫術,姑姑,你剛剛想說什麼?

葉素心緩了緩,說道:“而且,他極有可能可以治好你爺爺的病。”

葉詩情有一瞬間的失神,她皺了皺眉,:可是,這些年,爺爺看了那麼多名醫都冇有治好,他一個山上下來的土包子,能治好爺爺的病?

葉素心眸色微微一深:“我覺得可以,林先生一眼就看出了我的症狀及得病時間,並且,簡簡單單地幾手推拿就把我從閻王殿前拉了回來。”

“不管怎麼說,我們必須要找到林先生才行。”

“哪怕救不好你爺爺,也應該試一試。”

葉詩情心裡一顫,有些懊悔地說道:“可是姑姑,江城這麼大,我們要去哪能找到林先生啊......”

忽然兩人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地說道:

“江城宋家。”

葉詩情跟姑姑都笑了,隨即啟動車子,直奔宋家而去。

......

可是林禎這裡,倒是有些頭痛。

他來到宋家的時候,本想拿出婚約進來看看他的未婚妻,可冇想到,今天確實他的未婚妻跟陸家公子陸有言訂婚的日子。

林禎連門都冇進去,直接吃了個閉門羹。

宋家老家主宋九思老爺子這邊也是極為惱火。

冇錯,二十年前他一場重病纏身,被一個下山遊曆的窮郎中給治好了,表示他宋九思當可再活二十年。

當年他感激之餘,表示自己願與窮郎中結為親家,將自己的孫女許給了恩人的徒弟,同時也願意奉上宋家的所有資產送給恩人。

但是當年恩人並冇有答應接受宋家資產,反倒是對這個婚約很感興趣,表示如果宋家守約,他願意再為宋老爺子延續十年壽命。

哼,可他這二十年身體健康的很,怕是再活三十年都有的說。現在來了一個山下的窮小子,,拿著一紙婚書就想娶走我的寶貝孫女,可笑!

我宋家隻是江城的三流家族,如今好不容易傍上了二流家族的陸公子,有機會邁入江城二流家族的行列,當然要把握住這個機會,我決不允許任何人破壞這場聯姻。

宋九思當即就關了宋家大門,不讓林禎進來。

林禎心下不爽,右腳一踮,飛身進了宋家。

趁人不注意,欺身進入了宋家訂婚宴會主廳。

大廳裡麵,好不熱鬨,各大豪門家族,集團董事都在,一片盛景。

林禎舉起手中婚書,高聲喊道:“不知宋家,尚有人在否?宋九思何在?”

眾人聽見此語,紛紛看向了坐在高處的宋家家主宋九思。

宋九思正在跟陸家公子路有言推杯換盞,一副的諂媚姿態討好著宋家的乘龍快婿,忽聽得此言,看向台下的林禎,心裡泛起一陣厭惡,眼神晦暗不明。

宋九思放下酒杯,冷哼一聲:“小子,你來作甚?”

“我有婚約在手,特來迎娶宋家大小姐宋采薇。”

台下眾人紛紛議論。

“這哪來的鄉下土鱉,看穿的這衣服,窮酸樣。”

“嗬嗬,看不見這是陸公子的訂婚宴嗎?這人腦子壞掉了?敢同時惹陸家宋家兩大家族?”

“還不快滾蛋!”

宋家的人極其賓客都在對其進行驅趕。

宋九思見台下輿論足夠,於是嗬斥道:“小子,二十年了你這婚約具體條款我已不太記得了,自然作不得數的。”

“當年我不過是故作客氣罷了,你師父那個窮酸郎中不會真信了吧?”

“你就彆妄想了,我的孫女,絕對不會嫁給一個山上來的窮小子的!”

宋采薇也聽說了有鄉下來的土包子想拿婚約娶走自己,於是她也站了出來,趾高氣昂,衝著林禎吼道:“一個山上下來的土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這副德行,一臉窮酸樣,像個臭乞丐一樣,還想娶我?”

“我告訴你,我的男人必須得是陸有言陸公子這樣的精英,必須得是豪門大少,至於你,你算個什麼狗屁,你這個廢物,還不快給我滾出去!”

陸有言看向台下身著簡陋衣服的林禎也笑了,放下酒杯說道:“一個窮鬼也該跟我搶女人?你活膩歪了?知道我陸家資產有多少嗎?窮小子,趁老子心情好,你趕緊滾蛋!”

林禎嘴角微微揚起,挑眉一笑,說道:“我是閒的慌麼?跟你搶著坐公交車?”

林禎早就看出來了,宋采薇早就不是處子之身,她的身上有許多男人的氣息。

嗬嗬,他可不會當一個收破鞋的,這婚約,不要也罷,唉,師父坑人啊......

就在林禎內心痛罵師父的時候,宋采薇可不樂意了,聲音尖銳:

“臭乞丐,你說誰呢,誰是公交車,你真是找死,我讓你出不了我宋家的門!”

宋采薇私下裡確實荒**爛,跟不少帥哥有過**。

可今天是她的訂婚宴,她的未婚夫可還在這裡看著,現在被林禎撕破了這層窗戶紙,她頓時覺得自己丟臉丟到了家。

宋采薇啊啊啊的尖叫著,她歇斯底裡的吼著:“來人,快來人,把這小子的嘴巴給我打到不能再說話為止!”

宋家的幾個保鏢立刻衝了上去,想要抓住台下這小子。

林禎帶著輕蔑的笑意,在人群中躲閃,如風般輕柔,如雲般遊走。

“夠了!都給我住手!還嫌丟人丟的不夠?!”宋九思陰沉著臉,大聲嗬斥道。

廳內坐著的可都是江城有名的豪門望族,這一鬨,明天他宋家的臉麵還要不要了!

“小子,你不就是想要錢嗎?我給你錢,你把婚書交出來,我們兩家再無半點關係,你趕緊給我滾蛋!”

宋九思步入內室,拿起一張支票後返回,他寫了一串數字,扔在了林禎的腳下,惡狠狠的說道:“這是一百萬,小子,拿著你的錢,把婚書交出來,你就可以滾了!”

林錚眼角彎了彎,似乎在笑。

“老頭子,一百萬?你二十年的命就值一百萬?”

“混賬東西,你這個山上來的土鱉怕是連十萬都冇見到過,竟然還敢嫌棄?”

“我給你二十年,你能賺到一百萬麼?”

宋九思陰沉著臉。

宋采薇心裡憋了一肚子氣,也不管他林禎是否接受這一百萬,衝上前去就從林禎手裡搶過婚書,一把撕了婚書,還解氣一般的仍在腳下狠狠地踩著。

林禎笑如和煦春風:這可是你們主動解除的婚約,以後後悔了,可彆來求我。

“開什麼玩笑?求你?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還不快滾。”

宋采薇嗤笑一聲,一臉鄙夷的看著林錚,彷彿在看一個小醜。

宋九思回頭看向陸有言,大聲笑道:“陸公子,來來來,我們繼續喝酒。”

“不要因為此事壞了陸公子的好心情,今日乃是你跟我孫女訂婚的好日子,萬不可為了一介鄉野刁民,氣壞了身子啊。”

“哈哈,宋家主言過了,我陸家......”

就在陸有言正欲賣弄陸家權勢之時,忽然門外傳來了宋家仆人的聲音。

“葉家三夫人到。”

“葉家大小姐到。”

聽到聲音,眾賓客紛紛吃了一驚。

葉家乃是江城頂級家族,今日怎麼得空來到三流家族的宋家這裡來了?

難道宋家與陸家的訂婚宴竟然邀請到了葉家賞臉?

眾人紛紛望向門口,看看江城頂級家族葉家的兩位小姐究竟是何等的神采。

隻見,門外兩個絕色女人盈盈走來。

細潤如脂,眉黛如煙。

眾人都看呆了,宋家的宋采薇與之一比,宛如螢火之光碰上皓月長空。

眾裡嫣然通一顧,人間顏色如塵土。

在場的其他豪門大小姐也都自慚形穢。

“我的天呐,這是仙女下凡嗎?天底下竟有如此姿容絕麗的女子?”

“不愧是頂級家族的千金大小姐,翩若驚鴻,婉若遊龍啊!”

“不過這宋陸兩家麵子這麼大嗎?竟然真的邀請到了葉家出席訂婚宴?”

宋九思瞪眼看著葉家的兩女竟然至此,一臉不可思議。

不過他很快收起了心緒,臉上立刻堆起了笑容,快步迎了上去。

“哈哈哈,原來是葉家的三夫人和葉大小姐來了,稀客稀客啊。”

“寒舍簡陋,未能遠迎,二位小姐還請莫要責怪老夫啊。”

宋采薇看見家中竟然有頂級家族葉家的人來到,不自覺就從喉嚨裡溢位了諂媚的笑容,一把推開了擋在她前麵的林禎,也趕緊迎了上去。

不僅僅是宋家的人,就連在座的其他豪門家族也都紛紛換了一張臉。

收起了剛纔對林禎的鄙夷嫌棄之色,轉而臉上都洋溢著阿諛奉承的燦爛笑容。

葉家在江城可謂是隻手遮天,自不是他們這些小公司可以比的,若是能與之交好,那對他們也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可是,葉素心和葉詩情像是冇看見一樣,徑直穿過了想要來打招呼的勢利小人,走到了被眾人忽視的林禎麵前。

葉素心莞爾一笑,眼底裡都浮現出盈盈笑意。

“林先生,可算是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