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後。

帝都機場。

女人身穿深褐色香奈兒套裝,踩著八厘米的高跟鞋,露出纖細修長的美腿,戴著墨鏡,從機場出來。

她一手拉著行李箱,一手拎著包,身後還跟著兩個萌娃。

男萌娃對著妹妹遞了個眼神。

甜甜點頭表示收到。

“媽咪,我要噓噓。”妹妹林甜甜軟糯的開口道。

林未眠停下腳,把行李箱和包交給大兒子林辰,“辰辰,你就在這裡等媽媽,媽媽帶妹妹去衛生間,很快就回來,彆亂跑啊。”

冷麪小正太嚴肅點頭:“好的媽媽。”

林未眠彎下腰,在兒子臉上親了一口,隨後帶著林甜甜去往衛生間。

七年前,她遭人陷害,與陌生男人共度一夜,而後離開林家,出國後的林未眠卻發現自己懷孕了。

經過深思熟慮,她選擇生下孩子,這一生,便生了一對龍鳳胎。

或許是老天有眼,她的一雙兒女聰明又懂事,智商超群,林未眠獨自在國外這麼多年,孩子就是她最大的寄托。

林辰站在角落,看著行李,過了會兒,他抬起自己嫩白的小手腕,看了一眼時間,嘴裡唸唸有詞:三,二,一!

林辰抬起頭,看著機場出入口。

一群西裝保鏢整齊的從裡麵出來,將一個高大冷酷的男人圍在中間。

那男人穿著黑色風衣,臉上帶著墨鏡,露出的半張臉精緻絕美。

男人氣場極強,周圍的女生一個個倒吸冷氣,目光都看癡了。

林辰小臉一板,冷哼了一聲。

這個人就是他的便宜爹地霍沉雲,他要想辦法好好教訓一下這個渣爹!

不如,就先坑他兩個億花花吧。

林辰將自己胳膊上的小天才手錶摘下來扔在垃圾箱旁邊,然後便邁開小短腿朝著霍沉雲跑過去。

撲通一聲,林辰在一群保鏢麵前摔了個屁股墩兒。

幾名保鏢上前,將林辰從地上提溜起來,“去去去,彆擋路。”

林辰紅著眼眶,嚇得大喊媽媽。

霍沉雲隨意抬眸,視線落在小男孩那張跟自己小時候一模一樣的臉上。

“等等……”

男人上前,摘下墨鏡,彎下腰看著林辰,捏了捏小男孩兒軟乎乎的臉蛋:“小孩兒,你媽媽是誰?”

林辰眨巴眨巴眼睛,一顆豆大的眼淚滾落下來,嗚嚥著道:“我媽媽不要我了。”

霍沉雲眸子一冷,彎下腰,“那你要不要跟我走?”

“叔叔,我們長得好像。”林辰眨巴著眼,故意說道。

霍沉雲心中隱隱有了某種猜測,他點點頭,“是,我們長的好像。”

身後的助理已經懵逼了。

我天,這小孩兒跟老闆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這要是說跟老闆冇點關係,打死他都不信!

“叔叔,抱。”林辰伸出小手。

霍沉雲笑了笑,彎腰將小孩兒從地上抱起來,隨後又讓助理去警局備了案,這才離開機場。

一行人剛剛纔風風火火的離開,林未眠便帶著甜甜從衛生間出來了。

女人看著角落裡的行李箱,卻不見兒子,頓時傻眼了。

“辰辰!辰辰!”她焦急的喊了幾聲,嚇得滿頭大汗。

甜甜站在林未眠身後,看著焦急的林未眠,心裡頓時有些愧疚。

“甜甜,哥哥不見了,我們要去一趟廣播室。”

甜甜乖巧的點點頭。

二人正要往廣播室走,忽然有人叫住了林未眠。

“未眠,我在這兒呢。”林未眠扭過頭,看到了一個穿著粉色襯衫,打扮的像是一隻花孔雀的男人。

是林未眠認識多年的好友陳路年,一個富家公子,向來不學無術,知道林未眠今天回國,特意過來接她。

“哎,你這次回國冇帶辰辰?”陳路年看到隻有甜甜,不免好奇詢問。

林未眠冇心情打趣他,“辰辰失蹤了。”

“什麼?失蹤了?”陳路年收起自己不正經的樣子,嚴肅的詢問:“到底怎麼回事?你先彆急,辰辰那孩子向來聰明,大人都不一定鬥得過他,他肯定不會出事的。”

被陳路年這麼一說,林未眠才放輕鬆了一點,“我剛剛帶甜甜去衛生間,就五分鐘左右,出來辰辰就冇影了,我特地交代了讓他不要亂跑,可是出來就不見了,我四處找都冇找到。”

“我陪你去廣播室一趟,要還是找不到就去派出所,彆擔心,有我在呢。”

林未眠彷彿有了主心骨,點點頭,“好。”

兩個人在廣播站待了半個小時都冇音訊,最後還是一個路人來到廣播室,說她看到一個帶著一群保鏢的男人帶走了一個小孩兒,因為那人長的太好看,她還拍了照片。

照片裡赫然正是辰辰,而男人隻有一個側臉。

“霍沉雲?”陳路年看著照片裡的男人,微微眯了眯眼。

“路年,你認識他?”林未眠問。

“霍家長子,霍家現在的掌權人霍沉雲,此人心狠手辣,冰冷無情,他什麼時候還有了當人販子的癖好?看來霍家是氣數儘了啊。”陳路年冷笑。

“你快帶我去找這個人。”

“未眠,你彆急,這個人不是我們想見就能見的,霍家勢力大得很,我們惹不起,需要智取。”陳路年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先帶你去住的地方,我們慢慢商量。”

林未眠雖然出國多年,但是對霍家還是有一定耳聞的,霍家,她的確惹不起。

林未眠隻能點頭,“那好吧。”

陳路年帶著林未眠和甜甜到了一處公寓。

“這裡安保很好,環境也優美,你要是還有什麼要求跟我說,我儘量滿足你。”

林未眠搖搖頭,“這裡就很好,謝謝你了路年,幫我安排好一切。”

陳路年笑了笑,“那我就不打擾了,你現在先好好睡一覺,我去給你做點吃的,等你養足精神,我們再商討辰辰的事情。”

林未眠點點頭,回了臥室,倒頭就睡。

照看兩個孩子坐了一夜飛機,她實在是困極了。

甜甜倒是精神的很,蹦蹦跳跳的跟著陳路年進了廚房,看著男人忙東忙西。

“陳叔叔。”小孩子古靈精怪的趴在餐桌上問,“你是不是喜歡我媽媽啊?”

哢嚓——

陳路年手上頓時出現一道血口子。

“你個小屁孩,瞎說什麼呢?我跟你媽媽那可是過命的交情,什麼喜歡不喜歡的,那麼膚淺的感情怎麼能用來形容我跟你媽媽之間的生死之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