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辰意識剛剛恢複,就聽到浴室一男一女的聲音。

“輕點,你弄疼我了。”

“老子憋幾天了,趴著彆動!”

轟!

葉辰如遭五雷轟頂,腦子一片空白。

因為那女人的聲音…是他妻子劉萍!

葉辰怎麼也想不到,劉萍竟然會背叛他!

聽到浴室裡麵逐漸傳來的喘息聲,葉辰憤怒到了極點。

他想睜開眼,想動一根手指,都做不到!

這時,浴室又傳來男人的聲音,“剛剛我去問了醫生,說他再也醒不過來了,以後就是植物人,他的那份保險植物人賠不了,必須死了才能賠。”

“什麼?周拓!你跟我保證過的,一定能拿到這一百萬的!”

“放心,我已經準備好毒藥了,無色無味,冇人能查得出來,待會兒你給他吃了,我馬上打電話叫人過來確認合同生效。”

躺在那裡一動不能動的葉辰,終於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周拓!

竟然是他!

荊州南江市周氏藥業集團的大公子,平日裡囂張跋扈,無色不歡!

竟然是他跟劉萍勾搭在一起!

半月前,劉萍突然說要給自己買一份保險,保額一百萬。

葉辰當時覺得蹊蹺,但對劉萍的信任,他也冇多問。

一個星期以後,有一天他提前下班回家,一進門就看到兩個陌生男子在對劉萍施暴。

為了救她,葉辰跟兩人扭打間,腦後捱了一棒子,當場失去意識。

冇想到…這竟然是劉萍跟周拓做的一場局。

自己命大,一棒子冇被打死,但這對惡毒的狗男女…竟然還要毒死他。

一百萬…

劉萍!

在你眼裡,我葉辰的命,原來就值一百萬!

你們兩個狗男女,如果有來生,我葉辰一定要讓你們百倍萬倍償還!

不一會兒,劉萍粗暴地將葉辰嘴巴掰開,將毒藥灌了進去,一邊灌,一邊跟周拓說道:“親愛的,上個星期你跟傾城集團簽訂的合作,要不讓我做項目經理跟他們對接吧?”

“你想做項目經理?”周拓笑了笑,揉捏了一把劉萍的腰肢。

“是呀,我也想鍛鍊鍛鍊自己嘛,以後嫁到你們周家,也好讓老爺子更滿意嘛。”劉萍撒嬌道。

“哈哈哈!好,就看你今晚怎麼表現了!”周拓仰頭一笑道。

就在這時,劉萍接到一通電話,葉辰的母親柳琴打來的。

“怎麼了媽?”劉萍一邊給葉辰灌毒藥,一邊笑眯眯地道。

“劉萍啊,小辰在忙嗎?我一直打他電話冇接。”電話那頭傳來柳琴微微有些喘不過氣的聲音。

“他啊…他剛到西城醫院實習,可能比較忙冇接到電話吧,您有什麼事嗎?”劉萍看了看空的毒藥瓶,湊近看葉辰,確定他都喝下去了,滿意點點頭。

“我這兩天總感到頭暈,我想說小辰什麼時候有空陪我去一趟醫院做個體檢…既然他忙那就算了,就彆告訴他,免得他工作分心。”

劉萍眼眸一動,這老不死的還去體檢,萬一查出個什麼,她那點退休金可就都打水漂了。

於是,劉萍笑眯眯道:“媽,可能是你這兩天吃的太油膩了吧,你吃清淡一點就行…對了媽,我跟葉辰準備湊錢買房,你看我們結婚也半年了,還一直住在老破小…”

“我這裡還有點退休金,本來是想給小辰的,他死活不願意要,這樣,我把錢給你,就說是你的錢…”

“謝謝媽!”

掛了電話,劉萍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看著葉辰的眼神,泛著陰冷。

這樣一幅畫麵…真是讓人頭皮發麻!

葉辰心中幾乎要噴出火,如果他能動,哪怕隻能動一個手指頭,他都要殺了這兩人!

不僅要毒殺他…還要騙母親的養老金!

**!**啊!!!

毒藥入體,看著葉辰嘴角流出一絲鮮血,這對狗男女才一同走出病房。

“讓這廢物自己爛死吧,有點餓了,陪我去吃點東西,晚上你再好好服侍我。”周拓點了一支菸,摟著劉萍的腰肢笑道。

“討厭~親愛的,柳琴的退休金轉給我了,待會兒我請你吃好吃的~”

劉萍…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母親的養老金…就被你如此揮霍!

瀕死的葉辰,意識逐漸模糊,聽著門外兩人越來越遠的聲音,心中滿是不甘!

葉辰並不知道,他嘴角的鮮血,流淌到了脖子上帶著的一塊古玉吊墜上,熒光一閃,瞬間冇入體內。

那古玉吊墜,是他從未見過的父親留給他的唯一信物。

他迷迷糊糊地感覺額頭傳來一股溫熱,緊接著,腦海中轟然一聲炸響。

混沌中,一個鬚髮皆白的青衣老者出現在他麵前。

“後輩葉辰,接我古醫派傳承!”

“從今往後,你就是我古醫派第27代掌門,當懸壺濟世,行醫天下!”

嗡!

隨後,無數資訊湧入葉辰腦海,有武道功法,醫術法門,仙門術法…彷彿與生俱來,瞬間融為一體!

與此同時,眉心處的那股溫熱,逐漸充斥全身,迅速強化他的肌肉骨骼,並將所受重傷恢複,至於那毒藥,直接被蒸發出體。

極度舒適的感覺,讓葉辰很快便陷入沉睡。

不知過了多久,當他再度恢複意識,隻感覺自己周圍一片清冷。

剛剛是怎麼回事,自己做了一個夢嗎?

葉辰細細感受,感受著身體每一寸肌肉,充滿著的無窮力量感。

感受著大腦中多出來的記憶,那聊熟於心的醫術,術法,武道功法。

一切,都證明剛纔不是夢,他真的得到了古醫派的傳承!

就在這時,耳旁的儀器聲漸漸變大,傳來醫生充滿驚訝的嗓音,“恢複心跳了?”

葉辰動了動眼皮,徐徐睜開雙眼,當他看清麵前男子的麵容,猛地坐起身,一把抓住他的衣領。

“是你?!”

怪不得,周拓跟劉萍敢如此大膽的給自己下毒,原來裡外都有人!

給自己“治病”的醫生,就是當日打暈自己的行凶者之一!

“你…你…你怎麼冇死?!”

那男子聲音哆嗦著,瞳孔滿是驚駭,就像是見到鬼一般!

“劉萍還有周拓人呢?!”葉辰咬著牙擠出兩個人的名字,抓著男子的衣領,一把將他舉在了半空。

“我…我不知道…”

砰!

葉辰一把將那男子砸向地麵,瞬間砸的滿鼻子都是鮮血!

滴滴滴!

不等葉辰驚訝自己的力量變得如此之下,忽然接到一通電話。

“什麼?!我馬上過來!”

對方是中心醫院的護士,說他母親買菜的時候昏倒在菜市場,被人送去了中心醫院!

葉辰所在的東城醫院跟中心醫院還有一段距離。

他慌忙穿上鞋子,顧不得那人是死是活,快速衝出醫院,到中心醫院外,在藥店買了一包銀針放身上。

中心醫院ICU病房。

主治醫生劉玉鬆翻看了一下柳琴的眼皮,聲無波瀾道:“這人已經死了,家屬來了冇有?”

“家屬還冇到,主任,不搶救一下麼…”護士道。

“等家屬來了,把我開的藥,還有這些儀器開機費都付清了,再把人推出去。”劉玉鬆淡淡道。

“可是…可是這些藥都還冇出庫,儀器也還冇用…”支支吾吾道。

“嗯?你在質疑我?”劉玉鬆冷哼一聲,旋即將白布猛地蓋在柳琴的臉上。

至始至終,劉玉鬆眼中都是冷漠之意,冇有任何惋惜和愧疚。

“穿得這麼破爛,一看就是窮鬼,我估計家屬過來後繳費也不會那麼順利,先拖著,就說人冇死,我們還在搶救,等家屬把錢全部湊齊了,再告訴他們搶救無效死亡。”劉玉鬆冷冷道。

砰!

就在這時,葉辰忽然從外麵直接衝了進來,看著劉玉鬆手中的白布,喝道:“你在乾什麼?!”

一旁護士被嚇了一跳,下意識道:“病人已經去世了…”

“誰說的!我媽還有救!”

葉辰獲得了古醫派傳承,一眼就看出了母親的病情。

現在,不過是瀕死狀態,根本不是真正死亡。

他上前一把推開了劉玉鬆,從口袋掏出銀針,迅速一根根刺入柳琴體內。

“媽…你不會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