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不等謝知皺眉,顏緋豁地離開位置,惡狠狠地抹了把臉,推門前瞥見薛慕辰還傻站著看她。

顏緋突然冷靜了不少。

她騙錢的手段很多,但總歸還冇惡劣到和人玩陰陽局的地步,不得不承認,謝知先前說的那些話,還是刺到她該死的自尊了,纔會讓她這麼失控。

心神一轉,顏緋半靠在門上,勾起紅唇,對著一頭霧水的薛慕辰嬌聲說:“薛少,以後呢,英雄救美這種夢還是少做,不然可能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哦。”

顏緋話裡的意思太明顯,薛慕辰幡然醒悟,不甘心地瞪大了眼:“你——”

可先前還乖巧柔弱的女生早就如一縷握不住的流雲,踩著驕傲的鞋跟,消失在午夜寂靜的長廊。

屋中安靜片刻,大家後知後覺地明白今晚這一出到底是怎麼回事。

半晌,老吳打破了尷尬:“現在的小姑娘可真有一手,耍手段都耍到這份上了,薛少,要不是三爺替您把了關,你那酒莊又要虧個大窟窿了。”

“年輕人嘛,總要曆練曆練。”

“就當吃一塹長一智了。”

由於薛家的關係,盛瀾酒莊不是無名小店,當初在唐城開業時也算轟動一時,薛慕辰四處籌錢也就鬨得滿城皆知。

後來得知把虧空補上了,酒莊也運作正常了,業內人還稱讚薛慕辰不愧是薛家人,還挺有兩把刷子。

現在一看,嘖,到底是個愣頭青,商場如戰場,對於按捺不住心性的男人而言,美人計屢試不爽。

難為向來不愛湊熱鬨的三爺管了回閒事,這個薛慕辰還挺討三爺眼緣。

被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安慰著,薛慕辰臉色白了又紅,紅了又白,既尷尬於自己的大意,又感激謝知再施援手,不爭氣的眼淚險些就要落下:“多謝三爺提醒,我真是太糊塗了!”

最美的玫瑰最刺人——怪不得奶奶總是不放心把家族事業交到他手裡,他果然還是太嫩了!

茶果點心已經備好,大家說著話,在位置上相繼落座,由荷官開始重新發牌,一點小事還不至於打擾他們的雅興。

眾說紛紜間,謝知並冇有應聲,他眉心微蹙,罕見地感到有些躁煩。

光就顏緋這件事情,其實並未脫離掌控,他不過是出於一麵之緣,想讓一個總出入風月場所的小丫頭看清道路,不要誤入歧途罷了,怎麼在顏緋憤而放棄薛慕辰後,他還是不大舒坦?

手上盤玩著的禪珠放下,堆疊著的骨牌也被推到了一邊。

謝知低聲叫停:“今晚就到這兒吧。”

三爺是被那丫頭掃了興了吧?大家紛紛猜測。

“三爺。”童洛明看出謝知興致不高,將外套取來披在他身上。

謝知垂眼看著袖釦上的精緻花紋,聲線淡了下來:“東城區的這次刻雕展會有變動,犀角雙螭紋壺不會展出,如果有人退票,把補償跟上,另外,讓陸敘明天來見我。”

說起來還是作為這次東城刻雕展策展的陸敘先捅出的婁子。

“三爺,您這是......”

來不及挽留,謝知已經帶著保鏢和助理徑直走了。

而且麵色還是冷沉的。

奇怪,雖然相處次數不多,但認識謝知的人都一致認為謝知的脾氣是極好的,怎麼今晚會發這麼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