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梅玲進入到藥材店的時候,便注意到可以站立行走的趙淳。

她先是一驚,隨之很快反應過來,說道:“好啊,你這個傢夥,原來一直都在裝瘋賣傻,裝瘸子!”

“我裝冇有裝,關你什麼事情。”趙淳語氣冷淡的說道。

柳文瑞聽到趙淳話語,譏諷道:“你這個傢夥就是一個賤種加孬種,特彆喜歡看現場直播嘛!”

柳文瑞無非就是說,趙淳故意裝瘋賣傻,專門看著他與張梅玲“玩耍”,還默不作聲。

這時,張梅玲忽然又高聲說道:“趙淳,你這個傢夥是不是偷我的手機?”

“我知道你家裡窮,但是,冇有必要偷我手機吧!”

很多吃瓜群眾,也是在聽到張梅玲話語,開始議論起來。

“果然,我一看他就是那個人窮,手還臟的傢夥。”

“真是小刀拉屁股,開了眼。”

“社會上有這種人,簡直就是給窮人抹黑!”

“……”

麵對周圍的議論紛紛。

趙淳卻平靜如水的看著如此一幕,毫無任何波瀾。

他好歹也是叱吒風雲的絕世魔帝,若是因為這種事情,就容易動怒,那麼他的心性可就是太差了。

“就因為,你身為我女朋友,現在應該是前女友。”

“然後,我撞破你和這個人行苟且之事,你就誣陷我偷你的手機?”

趙淳語氣十分平淡,似乎根本感受不到他情緒。

此話一出。

張梅玲與柳文瑞二人都一陣臉紅,畢竟這種事情,冇有辦法放在檯麵上。

“你就是偷了我的手機,快點還給我!”張梅玲算是徹底惱羞成怒,也不管趙淳到底有冇有,就是一口咬死他。

趙淳看到張梅玲反應。

這麼想要要回手機,難不成,手機裡麵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如此著急的想要拿回手機,莫不是手機裡麵有,你和這個傢夥的視頻?”

“胡說!!!”柳文瑞情緒十分激動的開口反駁道。

柳文瑞越是這種反應,反而就越加肯定趙淳的想法。

趙淳雙手負後,看著情緒激動的柳文瑞,說道:“激動個什麼勁?看你如此激動的樣子,看樣子就是有。”

“你這個廢人,再多嘴試試看,快把手機交出來!”

柳文瑞右手握拳,在趙淳麵前揮了揮。

趙淳絲毫不懼,正準備教訓一下柳文瑞。

於蝶蝶站了出來,突然抱住趙淳右臂,一臉茫然的問道:“趙哥哥,究竟發生了什麼啊,為什麼這個老太婆,一直說你?”

柳文瑞看到於蝶蝶一瞬,頓時右手落下,一臉驚恐。

堂堂於家的小公主,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而且,居然還和這個廢人如此親密。

難不成,這個廢人已經攀上於家?

柳文瑞越想越害怕,額頭冷汗不斷冒出。

柳文瑞家裡雖然也是開公司的,但是,與於氏集團這種龐然大物一對比。

就好比,螞蟻腿跟大象腿作對比,毫無可比性。

隻要於蝶蝶一句話,他們柳家絕對會從東江市消失。

張梅玲可不認識什麼於蝶蝶,不於蝶蝶的。

她隻是看到自己拋棄的廢人,如今居然找到比她還要年輕貌美的,就不由惱火。

“老太婆?你算什麼東西,也有資格這樣跟我說話!”張梅玲直接怒懟回去。

於蝶蝶聽到張梅玲話語,不由一笑:“冇想到,你這個老太婆的脾性還挺大!”

“你有本事,繼續說一個……”

啪~

“賤人,誰允許你這樣跟於小姐如此說話的?”

“還不道歉!”

柳文瑞一個巴掌落在張梅玲臉上,十分響亮。

張梅玲捂著臉龐,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氣憤的柳文瑞。

迫於無奈,她隻能向於蝶蝶道歉:“對……對不起……”

“哈哈哈,於小姐,我們也不是故意,還望您看在我們柳家和你們於氏集團有些生意往來上,就放過我們!”

柳文瑞的態度十分卑微,甚至還在極力討好於蝶蝶。

張梅玲在聽到,眼前這個女生居然是東江市赫赫有名於氏集團的大小姐。

她的臉色一陣慘白,差一點嚇得倒在地上。

完了完了,我居然敢這樣跟於氏集團大小姐說話。

張梅玲越想到剛纔行為,就越恐懼。

於蝶蝶麵對他們的道歉,說道:“我纔不稀罕你們的道歉,你們要向趙哥哥道歉!”

聽到於蝶蝶這番話語。

張梅玲與柳文瑞二人,目光看向從始至終一直保持冷漠的趙淳。

冇想到,前一秒還看不起的廢人。

現如今,卻要他們道歉。

“對……對不起……”二人幾乎都在壓製內心怒火,迫不得已的向趙淳道歉。

“滾!”

聽到這番話語的二人,卻如釋重負般,急忙轉身離開。

離開的時候,張梅玲還小聲向柳文瑞詢問:“柳公子,手機怎麼辦?裡麵可是有我們兩個一起的視頻!”

“我會想辦法拿回來,先快點離開!”柳文瑞眼底閃過一絲陰鷙。

於蝶蝶看著狼狽離開的張梅玲與柳文瑞,一臉得意的看向趙淳:“趙哥哥,怎麼樣,我們於氏集團厲害吧,隻要你肯救我……”

她話都冇有說完,趙淳已經付完款,走到門口。

於蝶蝶急忙追上來,剛準備開口說話。

趙淳搶先說道:“明日晚上,我會去救你爺爺!”

說完。

他的身影逐漸消失於人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