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等多久,我也是剛到!”

安葉其實站了十幾分鐘了,葉美琪的高跟鞋不是很合腳,但是她很乖巧的撒了謊。

等到在副駕駛位置上坐好,安葉忍不住問:“我們去哪裡看電影?”

“老城區那邊有個公益活動,我們圖瑪是讚助商。”

況一白想掩飾自己想特意約安葉的心。

“哦。”

安葉彷彿並不計較地點,自顧自的轉過頭望著窗外發呆。

“你一般喜歡看哪種類型的電影?”

看著這個女孩單薄的側影,況一白不禁很想多知道一點她的事情。

“其實我不怎麼看電影,隻是小的時候和爸爸媽媽看過這部片子!”

安葉手放在窗上,眼睛一直在看沿途的風景。

“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提及你家裡人的!”

況一白從葉美琪那裡知道一些安葉的情況,頓時反應出來自己說了不該說的。

“冇事了,我都已經習慣了!”

安葉勉強一笑,其實況一白的體貼讓她有一種很受寵溺的安全感,隻不過她心裡的陰影太重了,所以反而對況一白有一種負疚的心理。

況一白偷瞄了一下安葉,安葉若有所思的表情讓況一白心疼了一陣。

“到了?”

安葉見車停了纔開始環顧一下四周,果然是舊城區,在這裡冇有很高層的樓房,那些五六層高的舊樓因為歲月流逝都顯得有些黯淡老氣,卻又有一種經曆風霜的沉穩感。

巨大的電影螢幕掛在街心花園的兩棵大樹中間,

安葉站在電影螢幕的前麵。

“葉子,這裡人多,記住不能亂跑哦!”

“葉子,等一下要不要去吃點吃的。”

安葉完全沉浸在過去的回憶中。

“安小姐,你還好吧?”況一白看著分外沉靜的安葉擔心地問道。

“嗯!”安葉笑著點頭,迷離而沉醉的目光讓況一白越發有些著迷。

“陪我去個地方?”況一白用征求意見的眼神看著安葉。

“去哪裡?”安葉這才一下子清醒過來。

“恩,我們集團有個項目在這裡,你知道這一片是老城區改造的重點,競爭的壓力很大,我想去順便看一看。”

況一白其實隻是下意識的發出邀請,他一時也冇有想好理由,隻是想多和身邊的這個女子多呆一會兒而已。

他對安葉產生了好奇,知道她是一個分外敏感的人,稍微親密些的要求都會被她直接拒絕,但是她還是一個工作狂,那麼用工作的藉口,也許她會接受?

“看來況總的生意還是挺大的!”

安葉果然冇有拒絕,剛纔看過一場電影,她覺得況一白好像不是那麼陌生了,現在人家有事讓自己順便陪著走走,如果拒絕的話豈不是有點不近人情。

“況總這個稱呼擔當不起,叫我一白就好了!”這句話是況一白常說的,在商場上顯得自己冇有架子,在朋友圈又顯得平易近人,何樂而不為。

“小心!”

老城區的地麵坑窪不平,安葉腳下的高跟鞋終於發生了狀況,在安葉腳扭的那一刻,況一白及時的一個英雄救美攬住了安葉的腰,那場景就跟老電影裡的經典鏡頭一模一樣。

驚魂未定的安葉也是雙臂一展本能的摟住了況一白的脖子,四目相對,然後一股電流嘶地流過了全身,兩人頓時尷尬了一下。

“那個謝謝啊!”安葉紅著臉率先鬆開了手。

“腳冇事吧?”況一白一臉的擔心,讓安葉都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嗯,冇事冇事!”安葉不是嬌生慣養的孩子,這點小傷算什麼,可是有一個人這樣問候,安葉覺得心裡暖暖的。

“前麵怎麼那麼熱鬨?”

為了轉移目標,安葉左顧右盼的,終於發現路人都向前麵一個路口湧去,那裡搭著一個很高的台子,好像在搞什麼重大活動。

況一白順著安葉說的方向望去,果然好多人聚集在那裡,看那排場也定是個不小的活動。

況一白以自己在商場上的敏感度就覺得自己應該過去看看,對這個地塊的競標競爭的十分激烈,也是圖瑪的本年度的重點項目之一,作為高管他不能放過對手的任何一個細節動作。

“我們也過去看看!”

況一白一反之前事事問詢安葉意見的態度,說完就往前走。

安葉看著況一白也隻好跟著往前走。

“在搞什麼活動?”

“這是CBD金融商圈的開發儀式,在商業界很有名的,會有很多商業界的名人蔘加!”

況一白嘴巴在說,可是眼睛已經開始在人群中搜尋那些比較有錢有地位的商界大佬,想上去打招呼了。

“哦!”安葉對此卻是一點興趣都冇有,什麼商業圈,什麼CBD這些都是她從來冇有有接觸過的,她又不敢離況一白太遠,隻好亦步亦趨的跟著他,當他跟人打招呼時就隻好無聊地看著地麵。

就在安葉想著要不要找個藉口向況一白告辭的時候,忽然人群起了一陣極大的騷動,接著便如潮水一般的分開。

安葉扭頭望去,隻見一輛特彆拉風的加長林肯車沿著老街狹窄的道路開了過來,接著,剛纔被況一白殷勤招呼的那幾位商界精英便帶頭迎了上去。

況一白的身份地位這時候就有點不夠看,因此落在了後麵,隻好訕訕的站到安葉身邊。

兩人一起看著加長林肯停下,一個穿黑衣的保鏢從副駕駛位上來下,一路小跑著前來打開車門,接著,一個安葉非常熟悉的身影從車上走了下來。

況一白的眼裡全是興奮,指著那個剛下車便被人群簇擁著的男人向安葉介紹:

“你看,那個人是ZC集團總裁莫焯駿,是那種打個噴嚏股市就會感冒的人!”

況一白已經打算好等下上去一定要和莫焯駿打個招呼,心想這是多大的榮耀,他自顧自地說,一點也冇有注意到旁邊的安葉複雜的表情。

安葉順著況一白指著的方向看去,展入眼內的那個男子是那般地熟悉,安葉努力回想了一下。

當莫焯駿稍側一點臉的時候,安葉忽然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