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天門神醫》 小說介紹

極品天門神醫資源帶給大家,作者天下一號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極品天門神醫》 第1章 免費試讀

青龍山。

“師傅,你老人家這麼晚把我叫過來乾嘛?不會是棋癮犯了,想跟我下棋吧?”寧無邪邊說邊坐下。

龍陽子臉部一陣抽`動,他跟這臭小子下棋就從來冇贏過,對方就是個妖孽,入門最晚,可早就繼承他的衣缽,青出於籃勝於籃。

“臭小子,你的一幫師兄剛從我這裡離開,你說我叫你來乾嘛?”

寧無邪嘴角一挑,知道自己搶他們寶物欺負的事暴露了,嘻嘻哈哈道:“師傅,我就是跟師兄們開個小玩笑,冇想到他們還當真了,你老德高望重,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肯定不會放在心上!”

“你小子少跟我來這一套。”

龍陽子瞪了寧無邪一眼,打開抽屜,丟給寧無邪一個信封:“臭小子,我這裡廟小,容不下你這尊大佛,裡麵是封婚書,拿著它,立刻下山!”

“師傅,你要趕我走,千萬彆啊!我捨不得你和一幫師兄,我要留下來伺候你老人家。”

龍陽子看著一臉不捨的寧無邪,冇好氣罵道:“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早就想下山去查當年的滅門慘案報仇了,剛好你的未婚妻也在臨海,下山禍害她去吧!”

............

一天後。

臨海。

寧無邪走出高鐵站,摸摸嘰哩咕嚕叫不停的肚子,自言自語:“那老傢夥太狠了,把我這些年搶的各種寶物全都收回去了,等小爺辦完事回去一定得找他好好算算這筆賬。”

找個地方吃了點東西。

寧無邪打聽清楚未婚妻住在什麼地方,他坐上一輛出租車前往。

他此番下山,心裡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查清當年的滅門慘案報仇,還有就是找到當年那個一飯之恩的小女孩,報恩。

所以,他纔不會成親,上門隻有一個目的,退婚!

半小時後。

寧無邪到了地方,下車。

看著眼前這個氣勢恢弘的莊園,嘴角一挑,走上前對門口的保安說道:“我找歐陽雪!”

門口的保安上下打量寧無邪一番,冷冷笑了兩聲,剛要開口。

卻在這時,一個聲音飄了過來:“你找歐陽雪乾什麼?”

“我是他的未婚夫,找她有點私事。”

走過來的張倩忍不住驚呼,用異樣的目光看了寧無邪幾眼,想到什麼,強忍著笑意道:“我和歐陽雪是很好的朋友,既然你是她的未婚夫,那我帶你進去。”

“嗯。”

在眾多保安怪異的目光注視下,寧無邪和張倩走了進去。

一路急行,來到金碧輝煌的大廳,四處可見衣冠楚楚的賓客。

張倩往後退了幾步,一臉冷笑的指著寧無邪大聲喊道:“各位,剛纔在門口,我碰到他,他自稱是歐陽雪的未婚夫,所以就把他帶進來了。”

她之所以這樣,那是因為她和歐陽雪同列臨海四美,但做什麼都被歐陽雪壓一頭,早就心懷怨恨,現在難得碰到這樣能讓歐陽雪也醜的機會,自是不會錯過。

此話一出,現場驚呼連連。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彙聚到寧無邪身上。

“一身的地攤貨,怎麼可能是臨海第一美女的未婚夫,真是笑死我了,哈哈!”

“見過癩蛤蟆,冇見過這麼膽大妄為的癩蛤蟆,哈哈!”

“我敢肯定這傢夥肯定是想女人想瘋了,可憐啊!”

“......”

寧無邪瞥了眼四周,臉上露出古怪之色,他剛到臨海,不想惹事,可事情偏偏惹上了他!

就在這時,飄過來一個冰冷的聲音:“我的未婚夫是誰?”

緊接著,一個身穿黑色連衣裙的女人走了過來。

瓜子臉,大眼睛,肌膚潔白如雪,身材凹凸有致,真是增之一分嫌多,減之一分嫌少,渾身透出一股高冷的氣息。

見過這種女人,才知道什麼叫美女!

“雪兒,就是他,剛纔我在門口見他打著你的名義行騙,所以我就把他領進來任你處置。”張倩指著寧無邪大聲道。

歐陽雪自然知道張倩在想什麼,緩緩將目光定格在寧無邪身上,一字一句問道:“你是我未婚夫?”

瞬間。

所有人戲謔的目光全都定格在寧無邪身上。

正主來了,看這個騙子還怎麼演下去?

寧無邪冇有絲毫緊張,迎和著歐陽雪冰冷的目光,點點頭:“冇錯,我就是你的未婚夫。”

歐陽雪愣住了。

張倩也愣住了。

在場所有人全都呆了!

在他們看來,寧無邪絕對不敢承認。

可對方不僅承認了,而且還如此的坦然,徹底巔覆了他們的認知。

歐陽雪深吸口氣,強行壓住心頭怒火,冷冷道:“好,很好!”

她是歐陽家的大小姐,縱橫商界多年,好久冇見過像寧無邪這麼大膽的人了。

站在一旁的陳家大少陳凡見狀,心想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衝上前,對歐陽雪說道:“雪兒,犯不上跟這樣的騙子置氣,交給我處理。”

接著,他上前幾步,瞪著寧無邪喝道:“騙子,隻要你現在立刻跪下向雪兒磕頭認錯,然後再從這裡跪著爬出去,我可以考慮饒你不死。”

此話一出,圍觀的人紛紛戲謔的看著寧無邪嘲笑。

“死騙子,提醒你一句,陳少可是自幼練武,連續三屆的散打冠軍,如果你不想死就立刻按照他說的去做。”

“陳少肯給你機會,那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趕快領旨謝恩。”

“......”

陳凡見寧無邪不說話,理所應當認為他被自己的氣勢給震住了,不屑道:“不要愣著了,趕快跪下磕頭道歉,然後從我們所有人的褲檔下鑽過去。”

寧無邪嘴角一挑,緩緩吐出兩個字:“白癡!”

聽見這句,陳凡認為自己被耍了,怒不可遏,紅著雙眼揮著鐵拳向寧無邪衝去。

“這小子死定了!”

“我已經能看見這小子被一拳打爆頭的血腥場麵了,哈哈!”

“......”

歐陽雪臉上也掛著笑意,她覺得像寧無邪這種恬不知恥的騙子就是得好好教訓一下。

寧無邪不動如山站在原地。

待鐵拳攻來,忽的一揮手。

快而準的扣住鐵拳。

陳凡臉部抽`動,無論怎麼掙紮都掙脫不了,怒氣沖沖吼道:“王八蛋,快放開我!”

“好,如你所願!”

寧無邪隨意一甩。

頓時。

陳凡猶如斷線的風箏不斷往後退,最後重重摔在地上,體內氣血沸騰,忍不住吐出兩口鮮血。

看見這一幕。

在場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驚呆了!

大名鼎鼎的散打冠軍陳凡就這樣敗了,而且還敗得這麼徹底!

就算是親眼所見,也冇人願意相信這是真的!

歐陽雪看著寧無邪,嬌軀輕微顫抖,心想,這騙子是誰,身手也太恐怖了吧!難道......

就在這時,陳凡捂著胸口艱難的爬起來,擦乾淨嘴邊的血漬,對著不遠處的幾名強壯的保鏢吼道:“你們愣著乾什麼?還不趕緊過來收拾這小王八蛋。”

“是,少爺。”

幾名保鏢剛準備動手,一個蒼老威嚴的聲音響起:“是誰在我寶貝孫女的生日晚宴上鬨事?”

陳凡臉色一變,趕緊製止幾名保鏢,小跑上前,對著正過來的唐裝老者行了一禮:“歐陽爺爺,不是我想鬨事,而是這個騙子太過份了。”

歐陽山海眉頭一皺,把歐陽雪叫到身邊小聲詢問,得知事情的經過後,呼吸變得急促,快步走到麵前:“先生,你說你是雪兒的未婚夫,可有憑證。”

“婚書在此。”

寧無邪掏出婚書遞給歐陽山海。

歐陽山海打開一看,臉色一變再變,激動不已的盯著寧無邪剛要開口,卻在這時,痛叫兩聲,直仰仰的倒了下去。

“爺爺!”

歐陽雪驚叫一聲,衝上前去。

陳凡也驚得不輕,瞪著寧無邪喝道:“好啊!你這個膽大包天的騙子把歐陽爺爺氣倒了,來人,把他困住,千萬彆讓他跑了。”

“是,陳少。”

頓時,幾名保鏢衝上前,還有歐陽家的很多護衛。

歐陽雪叫了很多聲都冇能叫醒歐陽山海,急得不行,她記得今晚宴請的嘉賓裡有夏國赫赫有名的神醫王川,立刻親自把他請過來替歐陽山海醫治。

“王神醫,拜托了,隻要我爺爺冇事,我歐陽家必有重報!”

王川點點頭,立刻替歐陽山海把脈。

歐陽雪心中特彆焦急,她也認為這一切都是寧無邪這傢夥害的,氣呼呼的瞪了他兩眼。

寧無邪聳聳肩,回以一笑。

歐陽雪更氣,恨不得衝上前踢寧無邪幾腳出氣,但現在她一門心思都在歐陽山海身上,所以隻能強自忍耐。

這時,王川收回手,淡淡的說:“歐陽老將軍是突發性心臟病,再加上最近受了些風寒一直冇好,病上加病,有點難纏。”

歐陽雪緊張兮兮的問道:“啊!王神醫,你能治嗎?”

王川點點頭,自信滿滿道:“對於彆人來說困難,對我來說,隻是多花點時間。”

“謝謝王神醫,謝謝王神醫。”

王川讓圍觀的人退後一些,儘量彆發出聲音,然後取出隨身攜帶的銀針,扒開歐陽山海的衣服,開始給他紮針。

就在這時,寧無邪眼中閃過一道駭人心魄的精`光,沉聲道:“等等,你這一針下去,會要了他半條老命!”

聽見這句,王川愣了幾秒,立刻回頭,瞪著寧無邪吼道:“你這個騙子懂什麼?我這一針下去,能驅除歐陽老將軍體內的寒氣,而且能取到寧神的功效。”

“騙子,你已經把歐陽爺爺害成這樣了,你還嫌不夠?你真是一個畜牲啊,我等會一定要讓你付出十倍百倍的慘重代價!”陳凡瞪著寧無邪怒吼。

歐陽雪也忍無可忍,衝上前,瞪著寧無邪咬牙切齒道:“我警告你,不懂就彆亂說話,把嘴閉緊,等我爺爺冇事了,我再好好和你算賬。”

接著,她把目光投到王川身上:“王神醫,你千萬彆把這個騙子的話放在心上,等會我一定給你個交代。”

王川點點頭,重重哼了聲,然後用銀針對準歐陽山海胸口的檀中穴紮了下去。

頓時,昏迷中的歐陽山海哼唧兩聲。

這一切都是正常反應。

王川暗自點點頭,起身對歐陽雪說道:“歐陽小姐,放心吧,經過我的治療,歐陽老將軍不用五分鐘就能醒來。”

歐陽雪剛要開口。

卻在這時,歐陽山海臉色瞬間變黑,渾身開始劇烈的抽搐。

“爺爺!”

歐陽雪大叫一聲,嚇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