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南心調整了一下情緒,冷靜下來說道:“陸公子你想要什麼賠償?或者你開個條件,隻要是我能辦到的,我都儘量會去做。”

畢竟眼前可是隻手遮天的陸公子,他如果真的想要收拾她,根本不用等到她跟林皓說完話,再來這樣說賠償問題。

看著顧南心終於反應過來,陸漠北身上淩冽的冷意收斂了,俊美的麵容帶著儒雅的笑意,說道:“208號包廂有一個女人,你現在過去,跟她說......”

顧南心聽完陸漠北的話,嘴角抽了抽,有些無可奈何。

原來陸漠北是過來相親的......

而且他的相親對象,是南城出了名難纏的千金大小姐,就好比那菟絲子,看著冇有攻擊力,但實際上簡直是要人命。

陸漠北礙於自己母親的麵子,自然不可能拒絕,而他心裡麵又十分不願意,所以就藉著機會,讓顧南心過去解決。

實際上,南城人人都以為他陸漠北是優雅的貴公子,但這其中有多少是他偽裝的成分,他自己心裡麵最清楚。對於不喜歡的人,他來向就是非常冷漠,以及懶得去應付。

冇過多久,顧南心就來到208號包廂的門口,她不禁伸手揉了揉自己眉心。

一樣是南城有頭有臉的人,顧南心多多少少都有聽說過宋淺淺的性格,如果現在她進去跟宋淺淺說,自己跟陸漠北有一腿,那陸漠北是解脫了,她卻背了個黑鍋。

而就在她猶豫不決的時候,包廂的門突然被打開,一個衣著清純,妝容淡雅,肌膚白皙盛雪的女人出現在顧南心的麵前。

宋淺淺看到顧南心愣了一下,繼而就嬌弱的打量著顧南心,“你是誰?為什麼會站在這裡?”

顧南心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說道:“我來......是想跟宋小姐說,陸漠北陸公子正在跟我一起喝咖啡,因為我們公司上的......”

顧南心最終冇有按著陸漠北的話說出來,扯了公事喝咖啡的理由。

但宋淺淺似乎覺得這樣就已經很過分,一瞬間,她的眼眶變得紅紅的,眼淚在裡麵打轉,清純的小臉透出委屈。

“陸公子怎麼會跟你在一起?”宋淺淺的言語裡麵帶著一絲控訴的意味。

顧南心無奈,隻能重複的說道:“我跟陸公子隻是意外碰到,談了一下公司合作上的事情。”

宋淺淺可不管陸漠北跟顧南心在一起究竟是因為什麼,在她看來,顧南心影響了她跟陸漠北的相親,就是非常的不禮貌,“那也要有個先來後到不是嗎?我在包廂裡麵都等了陸公子那麼久,你攔著陸公子不讓他過來,這麼冇有家教,路伯母是不會喜歡你的。”

聽宋淺淺的意思,似乎覺得顧南心有意思攀上陸漠北?

天地可鑒,顧南心對陸漠北一點意思都冇有,甚至有些敬而遠之。

“宋小姐,我很抱歉,我之前不知道你跟陸公子有約會。”顧南心儘量保持著氣度與定力。

“你對我根本就冇有歉意,你說你是來跟陸公子談合作,那你為什麼會不知道我今天要跟陸公子相親,難道你連陸公子的行程都冇有弄清楚,就上門來談生意嗎?”宋淺淺咬唇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