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葉,你給我聽好了,今天圖瑪集團最新從法國拉亞集團旗下引進的一隻時裝品牌在海皇大酒店有一場時裝秀,恰好現場的後台總管跟我很熟,我已經拜托他借一套小禮服給你用,那邊也會有化妝師和造型師幫忙給你弄造型,不過禮服是用過之後馬上要還的,而且不可以有一點點弄臟弄壞,所以你一定要當心哦。”

“等會的相親也安排在那裡,這是況一白定的,因為他在現場親自主持活動,結束以後你們順便見下麵吃個晚飯,你現在馬上過去,讓那邊的化妝師先給你化妝做造型。”

“啊,這樣會不會太……”安葉想說興師動眾這個詞,葉美琪一連串的禮服、化妝、造型這些詞把她給嚇壞了。

她想不到相親竟然還要做那麼麻煩的準備工作,而且聽葉美琪的口氣,人家況一白隻是工作結束之後順便見一見她而已,有必要打扮的像芭比娃娃一樣嗎?

“臭丫頭,你彆跟我說你不來,知道姐為了你的事情求爺爺告奶奶的說了多少好話嗎?今天你敢任性的話,這輩子就彆來見姐了。”葉美琪不等安葉說完,就氣急敗壞的吼起來。

“是是是,我哪敢不來,馬上就過來。”安葉嘟囔著說道。有錢才能任性,她又有什麼資格任性呢?

“麻溜的給我打車過來,彆省那幾個小錢,讓人家等久了可不好,你記著啊,介紹你們認識後我就會找藉口偷溜,你聊天的時候給我注意點,這樣的男人現在就算你帶著高倍望遠鏡,打著燈籠也找不到了。”

出租車開到了葉美琪說的那個地址,安葉一下車就看見一棟像是聳立於天際之間的高樓。

大玻璃幕牆反射出的光線幾乎可以把大樓的上半部分隱藏起來,下半部分成為一個巨大的鏡麵,照耀著路過的大街上的形形**的車和人。

酒店的名字懸掛在大樓的正中間,金色的漆麵看起來特彆的富麗堂皇,抬頭仰望的時候才勉強可以看清楚幾個單詞,長長的一串圍繞著建築的外部像是一條扭曲著的蛇,狠狠的鑲嵌在大樓的正中間。

安葉唏噓了一下。

這就是海皇大酒店,世界排名前三百的豪華大酒店,其奢華的程度毫不遜色於迪拜的那些七星級大酒店,且以服務貼心周到著稱。

其高雅的大廳內永遠有著不知疲憊的侍應生帶著淺淺的微笑問候著客人,他們的身上永遠穿著清一色的小馬甲,頭髮梳理的油光發亮,手上戴著白色的手套,腳下蹬著一雙黑尖頭皮鞋,胸口彆著銀光的銘牌。

不過他們的麵容很少人能夠記住,因為他們換臉孔的速度和掃地阿姨換床單的速度有的一拚。

比如安葉走進來的時候,就像一陣透明的空氣一般,因為她寒酸的衣著,冇有服務生主動上前跟她說話,這麼一個看起來很窮酸的姑娘,這麼會有需要服務的地方呢?

“那個……請問,圖瑪集團的時裝釋出會在什麼地方?”

安葉怯生生的走近一位冰雕般的侍應生問道。

“小姐有邀請函嗎?”

侍應生微微頷首,露出八顆牙齒的標準化職業微笑,視線卻根本冇有落在安葉的身上,冷冰冰的語氣分明表達出“彆鬨了,你這種窮**絲也配進入那種地方”的意思。

“我……我隻是要去後台……”

安葉將手裡的打包盒亮出來晃了晃,盒子裡是昨天賣剩下的一些糕點,小氣的老闆娘不捨得扔掉,就分給員工作為福利。

她帶了一些打算晚上給葉美琪做宵夜,美琪是個精力過剩的工作狂,經常通宵趕稿,宵夜是必不可少的。

安葉打工的這家點心店知名度很高,侍應生看見盒子上的店名LOGO後,臉上的溫度終於上升了幾分。

他以為安葉是去後台送外賣的小妹,畢竟那麼大型的時裝秀是一場超折騰人的戰鬥,很多後台的化妝師造型師從淩晨四點鐘就開始忙碌了。

中午也冇有安逸的午飯時間,現在整場活動接近尾聲,這些人是該找些東西來補充體力了。

“那邊,走到第二個路口右拐,然後走到底,就是休息區。”既然安葉不是客人,侍應生也就冇必要保持職業化的親切溫柔態度了,於是隨手指了一個方向,也不管安葉聽清楚冇有,便邁開長腿匆匆離去。

呃……

安葉忍住了想吐槽的衝動,順著侍應生剛纔指的方向走了過去。

這一邊是酒店主樓的附屬部分,走廊兩邊都是通透的玻璃櫥窗,裡麵陳列著精緻而昂貴的珠寶和服飾,在燈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

安葉邁著小碎步輕輕的走著,這種高貴的地方跟她的氣場嚴重不合,她恨不得變成隱身人快速通過。

就在快要走到第二個路口的時候,忽然一陣熟悉的聲音刺進了她的耳膜:

“你有冇有弄錯?這是原業集團趙公子的信用卡副卡,怎麼會冇有額度的?”

“安小姐,不好意思,我們已經打電話跟銀行確認過了,也許其中有什麼誤會,您最好跟趙公子確認下,您也是我們的老客戶了,我們怎麼會弄錯呢。”

安小姐?安葉壓製不住好奇心,踮起腳尖朝左手邊的那家珠寶店望進去,果然看見她的堂妹安嵐正站在殿堂般的大堂中間,怒氣沖沖的麵對著三名姿容俏麗的銷售小姐。

那些小姐也不是善茬,光顧這些豪華酒店附設的奢侈品店的多半不會是正經的有錢人,要麼是剛剛暴發眼光品位還冇有跟上的土豪,要麼就是所謂的小三和外室。

尤其是像安嵐這樣用著富二代公子的信用卡副卡的年輕女人,多半是一時得寵的新歡,等到哪天變成了舊愛,停卡斷供不聯絡是分分鐘的事情。

所以小姐的反應跟剛纔給安葉指路的侍應生一樣,雖然保持著八顆牙齒的職業微笑,眼底的嘲諷和冷淡也是**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