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藍髮火的原因不是彆的,而是品牌方這次給她準備的裙子特彆暴露,不用換就能知道這存的是什麼心思。

麵對紀藍的怒火,負責人卻是一臉不屑地回懟。

“品牌方提供的就是這樣的服裝,簽約前冇看合同?”

化完妝的遲清洛睜開眼眸,掃了一眼紀藍手中那件粉紫色的的絲綢裙子。這個橋段她記得,當時原小說裡品牌商這邊的提供了一件極為暴露的裙子要求原主遲清洛穿上台。

原主不樂意,覺得品牌方這麼做是在侮辱人,紀藍爭取無用,最後雙方大打出手,直接鬨上了熱搜。然後評價好壞參半,不過最終還是站在品牌方的人多。

不過還有一些網友會替原主說幾句話,覺得品牌方提供的裙子確實挺侮辱人的,可是後來品牌方重新找了個代言人弄釋出會,穿的就是原主遲清洛大打出手的那條裙子。

新找的代言人身材高挑,品相出眾,最重要的前凸後翹,把那條裙子完全撐起來了,網友們瘋狂替這位新代言人打電話的時候一邊回踩原主遲清洛。

罵她裝,都穿得那麼性感去勾搭男人了,怎麼品牌方提供一件尺度並不算大的裙子就不穿了?真是又當又立,心機婊做作。

其實這件事情還真不能怪原主遲清洛。

因為事情是早就設計好的,後麵那位代言人好巧不巧的,正好是原主遲清洛在娛樂圈的死對頭沈桑橋。兩人年紀相仿,處於資源利益互相爭搶的尷尬狀態,但草根出身的沈桑橋爭不過遲清洛,所以最終到遲清洛手裡的資源便更多。

狗血的是,品牌方創始人的兒子,剛好接手這個品牌,然後又恰好是沈桑橋的死忠粉兼追求者。

所以這麼一件不合身,又顯暴露的裙子,就送到了遲清洛麵前。

遲清洛輕眨著眼眸,雖然她穿過來了,有些事情是改變了,但冇想到這個事情居然還是按著小說軌跡發生了。

那些未知,她還冇有參與的,都還是會繼續發生對麼?

“合同上冇說要穿這樣的衣服吧?這是人穿的?”

負責人是受了指使的,聞言便陰陽怪氣地開口道:“怎麼就不是人穿的了?你們家藝人晚上勾/引男人的時候不穿得比這還限製級呢嗎?”

“你說什麼?你!”紀藍差點被這話氣得吐血,怒目圓睜。

“打擾一下。”

一直安靜坐在位子上的遲清洛突然起身,邁著優雅的步子走到了紀藍的身邊,朝著那位負責人微微一笑。

“裙子我會穿,不過我接受的原因是因為我近期想改改風格,而非你口中所說的勾搭男人。最後提醒你一句,女人穿得性感漂亮一些就認為是勾/引,那你和動物有什麼區彆?”

“隻懂用下半身思考的傢夥,精蟲上腦。”紀藍聞言也狠狠地懟了對方一句。

“你們……”負責人被連續懟了兩句,氣得七竅生煙。

紀藍卻直接硬氣地道:“薇薇,把這位先生‘請’出去,順便告訴他,這裡是女更衣室,讓他下次不要亂闖,否則我要是錯認成偷窺狂,可以會直接將他打出去。”

愣在一旁的新助理周薇薇聽言,連忙點頭走到負責人麵前,磕磕巴巴地道:“先,先生,這裡是女更衣室,請……”

她猶豫了半天,最終握緊了拳頭,“請您自重!”

負責人麵如土色,狠戾地看了紀藍一眼,冷笑了一聲出去了。

紀藍轉過頭來,手裡還拿著那件裙子,愁道:“雖然你懟人的時候我很想替你鼓掌,但是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遲清洛望著那條裙子若有所思。

其實原主的身材並不比沈桑橋的差,而且比例非常完美,該瘦的地方一定不會有肉,穿上這裙子不會輸給任何人。

隻是,品牌方故意為難,所以裙子的碼數不是她的。不過這種類型的裙子就算大一號,也大不到哪裡去,她也不是冇有辦法。

她伸出手,“給我吧。”

紀藍半信半疑地將裙子遞給她。

“你真要穿?”

“為什麼不穿?”

“這裙子很暴露的,你穿著它上台,到時候……”

“紀姐,其實對於女明星來說,這種程度的裙子並不算暴露,是你太敏感啦。”對於遲清洛來說,可以展現自己美麗的一麵完全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隻要不低俗,那她就可以儘情地展示她自己的美麗。

不過,這畢竟是人家的身體,還是算了吧。

遲清洛拿了裙子進了試衣間,並冇有著急換上裙子,而是唸了幾句口訣然後身形便消失在了原地。

她進入了空間裡,在衣櫃裡找了條打底的小背心裙子。

這條裙子是她母親親手為她設計的,非常貼合她的身材,上好的絲綢加上淡暖色的漸變效果,就像雲彩一樣。

說來也是巧得很,顏色居然和品牌方提供的裙子很相近。

遲清洛換上小背心,站在鏡子前望著身體展現出來的優美曲線,卻突然有些傷感起來。

她突然莫名其妙地穿書,也不知道現實裡自己的身體怎麼樣了,失去了靈魂,是不是變成植物人了,那她的家人……

叩叩——

“清洛,你換好冇有?負責人在外麵催了,說釋出會馬上要開始了。”

紀藍的聲音從更衣室外頭傳進空間裡頭來,遲清洛回神,現在可不是傷感的時候,反正她向來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性子,如果現實裡的她真的出了事情,家裡人應該也會妥善處理好的。

她將裙子換上,然後退出空間。

“好了。”

她打開更衣室的門,入目便是紀藍焦急的眉眼,當看清楚她身上穿的以後,有些驚愕地瞪大了眼睛。

“這,這是……”

什麼情況?紀藍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遲清洛,裙子的碼數本身是有點大的,但因為遲清洛在裡麵搭了件小背心以後,裙子看起來貼合了許多,而且打底背心流光溢彩,完全把外麵那件裙子給比下去了。

紀藍指著她裡頭的衣服,“你哪來的?”

“哦。”遲清洛並不打算透露太多,輕描淡寫地應了一聲:“剛纔進去換裙子的時候看見牆壁上掛著這件背心,我看它顏色挺相近的,就拿來搭配了,好看麼?”

她勾起唇,笑容耀眼奪目。

“清,清洛姐真好看,是……我見過最好看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