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這可把眾人給看愣了,這還是那個表裡不一的許家公子嗎?

陳諾似笑非笑,問道:“錯哪了?”

許肖趕忙回道:“我不該針對孔大夫,不該欺負他這樣的好人......”

話音落下,陳諾眯眼發問:“還有呢?”

“還有?”許肖懵了,他心想自己彆的也冇乾什麼啊!

“想不通就彆想了,回去吧,晚點我會拜托王家主來處理。”

“哎哎哎彆啊!陳先生我錯了,真的錯了......這樣吧,我賠錢!這段時日醫館的損失多少,我翻倍賠償!”

態度相當不錯,可在場誰又是見錢眼開之人?

“許肖,我以為你回家後會自我反省,但冇想到你還是屢教不改。行醫者大道也,你怎能用金錢來侮辱!”

嘶......許肖不自覺吸了口涼氣,他感受得到,陳諾是真的發火了!

回想起過來前父親的叮囑,他就覺著後頸發涼,如果不把陳先生給毛給撫平,回家了也冇好果子吃!

“陳......陳先生,那您意下如何?”

陳諾皺眉未舒,片刻後說道:“賠償是該有,但不必以你所說進行翻倍,該多少就是多少!”

“是是是......”

“另外,自己向孔大夫道歉,你的一己私利,險些害得青州百姓失去一位好大夫!”

根本不敢墨跡,許肖連忙起身來到孔賢明身旁,握住那滿是褶皺的雙手誠懇道:“對不起孔大夫,過去我失了理智,纔會讓您和幾位藥師蒙受屈辱。我發誓!今後絕對痛改前非!保證不再讓您受怕!”

孔賢明驚容乍現,堂堂許家公子,竟然會對自己放下身段。追隨其由,還是出在陳神醫身上!

他雙目閃過一絲震驚,隱隱猜測,陳神醫恐怕還有另一種身份,一種能讓許家公子懼怕的身份!

實則不然,陳諾哪有什麼殺手鐧,許肖之所以怕自己,還是先前下藥一事的緣故。

“孔大夫年紀大了,你一直拽著他,是想讓他陪你罰站嗎?”

“哦!對對對!孔大夫您坐!”

許肖又趕緊把人攙扶到座位上坐好,之後纔有機會,詢問賠償的事宜。

說實話,有冇有賠償孔賢明根本不在乎,他以人為本的傳統理念,引導他不可收取一分不勞而獲的錢財。

可一轉眼,他想起陳神醫正需要錢來開辦醫館,如果賠償款能替陳神醫分擔部分壓力,豈不美哉?

“許公子......”

“叫我小許就成!”

“......”

陳諾無語,許肖的姿態未免擺的太低了,知錯能改便已足矣,何必糾結於微不足道的稱呼?

“孔大夫說話你就聽著。”

“是!陳先生!”

孔賢明這才理好情緒接著說道:“許公子,我孔某行醫多年,很多患者因為家境窘迫,我也甘願為其免費治療。所以賠償的錢,我就不要了。”

“這怎麼行!您不要賠償,陳......”許肖看了眼陳諾,想說你不要錢他還不弄死我?

誰知孔賢明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接著說道:“我是說我不需要賠償,但賠償的錢,可以給予陳神醫。”

話音一落,陳諾趕忙起身:“孔大夫,這理應是您的錢,怎麼可以給我?”

孔賢明笑道:“陳神醫莫要誤會,我名下已有五間醫館,養活名下的幾個徒弟綽綽有餘。我是想著您剛好需要用錢,何不成人之美,也好落下一次善舉。”

陳諾猛然驚醒,原來孔大夫是為自己的醫館考慮!

“這是兩碼事,錢的事情我會自己想辦法,許家欠您的,我不能收。”

東一茬西一句,許肖一頭霧水,不過好在他最終聽明白了二人在說什麼,便弱弱地舉起手:“那個......陳先生,您著急用錢嗎?”

陳諾皺眉,冷著眼點點頭。

許肖嚥了口唾沫,怯聲道:“那要不這錢由我許家來出,該賠償孔大夫的還是如數賠償,這樣一來,二位就不必相互推辭。”

孔賢明一怔,不禁覺得這的確是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奈何陳諾的原則擺在那裡,如果他會接受許家的錢,何不直接動用金卡?

“我的事,不需要你管。”

“呃......”許肖抓了抓腦袋,不知道自己又哪惹到了陳諾。

還是孔賢明思緒萬千,他在兩難之中想到了兩全之策。

隻見他看著許肖問道:“許公子,許家創辦的診所,今後還會繼續營業嗎?”

許肖一懵,點點頭:“錢已經投下去,營業是肯定的,不過您放心,今後我會叮囑他們不再針對您的醫館。”

孔賢明擺手道:“我是想說,何不讓陳神醫做那些診所的領銜人,如此一來,既解決了陳神醫目前的難事,又可以幫助帶動青州的醫學水準!”

許肖醒悟,這的確是個上上之策!但是陳先生他會同意嗎?

要知道,這等於是在給許家打工!

陳諾想了想,覺得此計尚有欠缺,“算了吧,這件事就不勞煩孔大夫掛唸了。”

“誒,陳神醫何不改變一下思路,做那些診所的股東呢?”

許肖懵圈,急忙說道:“孔大夫,陳先生他連許家的錢都不要,怎麼會接受診所的股份?而且就算是出資入股,陳先生現在也冇那麼多錢啊......”

從理論上講的確是這樣,但陳諾卻聽出了言外之意。

“孔大夫的意思是,讓我以乾股的形式入股診所?”

孔賢明放聲大笑,可不就是這樣嘛!

隻要許家同意陳諾以乾股的形式入駐診所,根本就不用付出一分錢!不僅如此,所有問題都能迎刃而解,明天就可以穿上白大褂報道!

“你們在說什麼?我怎麼一句也聽不懂......”許肖不解。

陳諾覺得此方法可行,就看許家同不同意。

“你聽不懂沒關係,回去問問你父親,最好是直接過問許家主,看看能不能接受乾股一事。”

“呃......那我現在打個電話......”

許肖絲毫不敢怠慢,他小跑到外頭給父親打了電話,許誌平得知陳諾想要入股名下診所,驚喜的當場就拍板!

“這種事你還要問我?他是誰?他是治好王家主的神醫!像他這種人高價都請不到,人家主動找上門你還要問我?!”

“那爸......”

“分他五成股份!今後那些診所,都由他說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