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吳天今天好像還破天荒的噴上了香水,兩種味道混合在一起,讓我感到說不出的難聞。

為什麼吳天身上會有這種味道,香水是為了掩蓋什麼不為人知的事情麼?

帶著這種疑問,我緩緩從吳天懷中探出了頭。

“你身上的味道好奇怪,為什麼還噴了香水?”

吳天覺察到了我的疑慮,兩手一攤,表情顯得十分委屈。

“你是不是聞到了什麼味道?”

我不假思索的點了點頭。

“冇錯,我確實是為了掩蓋這股氣味,但我有我自己的正當理由,你現在隻需要相信,事情不是程風說的那樣,明白我的意思麼?”

儘管已經到了這般田地,吳天清澈的眼眸毫不避諱的注視著我,語氣依舊溫柔。

雖然我表麵還冇有做出反應,但心中一動。

當初的自己,不就是喜歡吳天的這一點麼?

不管是什麼時候,這個男人從來冇有對自己發過火,一次也冇。

就在這時,吳天身上的味道再次飄入了我的鼻孔。

“但是這股味道,就像屠宰場裡麵的一樣!”

見我還不能徹底放下戒心,吳天無可奈何搖了搖頭,將褲腿緩緩拉起。

展現在我眼前的,是一處雪白的繃帶,牢牢的纏繞在他的小腿。

我的心中一沉,差點喊出了聲。

這不就是車禍留下的傷口麼?

見自己的坦誠不僅冇有打消我的疑慮,反而產生了某種誤會,吳天顯得有些手忙腳亂。

此刻的我已經顧不得許多,帶著一心求證的想法,發瘋一般的將他的繃帶扯下。

我這才發現,這不是車禍留下的撞擊傷痕,而是一道細長的裂口,就像是被某種利器劃傷一般。

“這、這是?”

“我前段時間下班的時候,餵了幾隻流浪貓,其中一隻受驚抓傷了我,雖然傷口不算很深,但我怕你擔心,所以就一直冇有告訴你。”

看著吳天雲淡風輕的話語,我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他的這句話,我無法反駁。

因為他本來就很喜歡動物,曾經向我提出過要將附近流浪貓全部收養的想法,在我的一再抗議之下才最終作罷,但吳天確實一直堅持餵養小區附近的流浪貓。

想起自己剛纔的粗暴舉動,我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對不起,是我誤會你了,剛剛我撕開繃帶的時候,很疼吧?”

吳天微笑了一下,用修長的手指撫摸著我的臉頰。

“你不必放在心上,誤會能夠解開纔是最重要的。”

在我和吳天對話的過程中,外麵一時間陷入了寂靜。

而當吳天說完了這句話後,一直在竊聽的程風再次叫嚷起來。

“秋美,你不要相信他的鬼話,他腿上的傷口是因為那起車禍!”

吳天扶住我的肩膀,直勾勾的看著我。

“秋美,你是一名記者,那些車禍現場你也冇少去,你認為車禍會造成這樣的傷痕嗎!”

“你少騙她了,那傷口確實不是撞擊留下的,而是老太太留下的!”

“當初你撞到了人,下車檢視情況後意識到老人已經活不長了,於是你打算上車逃逸,但是那名老人還殘餘著幾分氣息,死死的拽住了你的小腿,那些劃傷就是你和老人拉扯過程中留下的!”

說完這句話,程風揮舞著手中的尖刀,並將其狠狠的插進了門縫之中。

“所以,現在馬上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