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舊電動車停在古玩字畫行門口,賈浩仁進門就露出笑容作揖。

“三爺,小的給您請安了!”

店裡古香古色,擺放著不少古玩字畫。

一個穿馬褂,戴著瓜皮帽的老頭坐在太師椅上。

留著山羊鬍,抽著旱菸袋,一雙三角眼露出厭惡表情。

“又想拿假貨來坑老子,滾犢子!”

“哪能啊,坑誰也不能坑您哦,上次是我被人忽悠了,再說也就是幾千塊錢的事,街裡街坊的不至於。這次真有好東西,您給掌掌眼?”

手捧金元寶遞到近前,三爺眼珠散發精光,拿起來仔細端詳,又在手裡掂了掂。

“假的,包金,裡麵灌的鉛,五十塊我收了。”

我信你個鬼!

賈浩仁十歲就在市井混跡,太瞭解這些生意人的黑心。

“不會吧,我回家鋸開看看。”

“彆,我在看看。還真有可能是真的,就給你兩萬吧。”

“我還是鋸開吧,要是金子,如今的金價可不低。”

見他要走,三爺趕緊拉住他的胳膊。

“古代的金子不純,我大度點,就按照現在的金價。彆急啊,我多出點,二十萬行不行?”

賈浩仁呲牙笑了,“看來是真的了。”

“真的,真的,這價可不低了。”

賈浩仁從兜裡掏出手機擺弄一番,“哦呦,這要真是壽字元寶,能拍賣二百五十多萬呢,謝啦!”

他不顧阻攔往外走,氣的三爺吹鬍子瞪眼。

“小崽子,合著你是找老子鑒定來啦,鑒定費怎麼也得出吧?”

“街裡街坊的不客氣,改天請你喝酒,拜拜了您那。”

見他騎著電動車遠去,三爺冷哼一聲。

“恐怕得把酒撒你小子的墳頭上了。”扭頭吆喝一聲,“跟上去,把壽字元寶搶回來,彆留下馬腳。”

“嗯!”

隨著甕聲甕氣的話語,一個刀疤臉大漢走出房門,鑽進一輛黑色越野車跟在了後麵。

賈浩仁騎著破舊電動車在街道上穿梭,就要到家門口時,黑色越野車突然加速,直接撞了上去。

“哎呦……”

賈浩仁重重摔倒,電動車差點散架,疼得他破口大罵。

“你特麼瞎啊?”

刀疤臉開門下車,凶悍的氣息撲麵而來,擠出一個虛偽假笑,樣子更加難看。

“大兄弟,我就是一走神,你冇事吧?”

賈浩仁可不怕他,認出是古玩字畫店裡的人,綽號叫疤臉。

“你看我像是冇事嗎,賠錢,最起碼賠一千!”

“好說好說,你先起來。”

疤臉伸手攙扶,手卻在他兜裡快速伸進去又抽出,這才掏出手機轉賬,“一千是吧,我轉給你。”

“哎呦,我的腿好像斷了,電動車也壞了,最起碼五千。”

疤臉眼中凶光閃爍,“五千就五千,在漲價要你命!”

賈浩仁露出畏懼表情,乖乖掏出手機展示收款碼,到賬後咧嘴笑了。

“謝啦,下次儘管可勁兒撞……”

“不用謝,下次一定撞死你!”

刀疤臉上車後露出冷笑,手伸進衣兜裡,笑容卻凝固了。

他明明把壽字元寶偷到手放進兜裡,怎麼冇了?

再看前麵的賈浩仁正在衝自己笑,還露出罵人的口型,氣的疤臉七竅生煙,開門衝過去。

“就是他,給我打……”

白婕的喊叫聲突然傳來,十幾個人蜂擁而至,拿著手裡的棍棒劈頭蓋臉砸下。

“疤臉哥救我……”

賈浩仁主動跑到了疤臉身邊,疤臉還冇鬨明白怎麼回事,稀裡糊塗捱了好幾棍子,隻能是拚命反擊。

這傢夥確實能打,一拳放倒一個,又一腳踹飛一個,可架不住對方人太多。

就在這時越野車的轟鳴聲響起,疤臉扭頭一看差點吐血。

賈浩仁不知道什麼時候鑽進車裡正在倒車,疤臉衝出包圍想要開車門卻打不開,車裡的賈浩仁還露出賤兮兮的笑容大喊大叫。

“疤臉哥加油乾翻他們,奧利給!”

疤臉再次陷入包圍,還有人用力砸車窗,還有人抬起破舊電動車扔到車後麵阻擋。

越野車又猛的往前一竄,賈浩仁徹底急眼,臉色猙獰嚎叫。

“老子是正當防衛,都閃開,撞死你們也是白撞……”

車輪從一個黃毛腳麵碾壓而過,疼得他發出淒厲慘叫聲,嚇得其他人趕緊讓開,眼睜睜看著越野車轟鳴而去。

“我不認識他,你們打錯人了……”

疤臉已經被打趴下,委屈的眼淚都流了出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我知道他家在哪。”

白婕還在不依不饒,卻被一個醜陋光頭摟在懷裡,“不著急,今晚你先把彪爺我伺候好了再說。”“你討厭……”

光頭揮手間人們散去,摟著白婕鑽進一輛大奔,在後座上就急不可耐。

司機一邊看著車裡的後視鏡一邊開車,剛出街口就嚇出冷汗。

車窗龜裂破碎的黑色越野車斜著撞了過來,根本躲閃不急。

“轟隆……”

車頭狠狠撞在大奔的後車門上,大奔橫著打轉,賈浩然倒車後又一腳油門撞了上去。

這次是駕駛室,直接把大奔抵在一棵大樹上。

他開門下車,拔下一根還插在車窗上的鋼管,邁步走了過去。

大奔後座的門已經變形,車窗也碎裂,白婕已經嚇尿了,光頭凶狠的看著賈浩仁。

“小子,知道是我誰嗎,我可是喪彪……”

“去你丫的!”

鋼管伸進車窗,直接捅進喪彪的嘴裡,賈浩仁這才掉頭就跑。

喪彪的眼珠都要鼓出來,四肢如同王八一樣揮舞。

白婕趕緊幫他把鋼管拔出來,疼的喪彪慘叫出聲,一口血噴了出來。

“啊!”

白婕嚇得尖叫,猛然想起從電視上看到過,如果被刺中不能急著拔出凶器,會造成大出血,慌亂的又把鋼管塞了回去。

喪彪都要瘋了,一個打耳光抽在白婕臉上,自己拔出鋼管後說不出話,隻能是拚命爬出車窗,跑向不遠處的醫院。

賈浩仁冇忘了找回自己的破舊電動車,回到家裡後變成了乖寶寶,低著頭來到戰淩鳶近前。

“我闖禍了。”

看到他鼻青臉腫的樣子,戰淩鳶風輕雲淡迴應,“男孩子打架正常,怕什麼?”

“能再給我十個八個元寶,我好跑路嗎?”

戰淩鳶差點被氣笑,“你當飯吃啊,也不怕噎死,老老實實家裡待著,出了事有你媽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