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後醫妃自證清白》 小說介紹

穿越後醫妃自證清白資源帶給大家,作者白日如夢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穿越後醫妃自證清白》 第3章 免費試讀

與此同時,一群影衛已經悄無聲息,自人群裡出現,把她們娘仨團團圍住。

這一刻,樓嫣然頭皮發麻。

他看著她的眼神,如同看著掉入陷阱的獵物。

看著她垂死掙紮,看著精疲力儘,就鬆一鬆網,給她能逃脫的希望。

實則,他早就盤算好了何時收網。

樓嫣然把兩個孩子護在身後,眼中的慌亂一閃而過。

她勉強維持鎮靜,眼神倨傲:“王爺,這是想要用強的了?”

“你可以這麼理解。”封錦寒點了點頭。

他居然承認了!不要臉!

樓嫣然咬緊了後槽牙,恨不得跳腳。

但她越是這樣反應過度,封錦寒隻怕會越是起疑。

哎,她歎了口氣,隻盼望能儘快脫身。

沉思片刻,她抬眸,點了點頭:“好,我可以答應王爺,不過,先說好了,我隻幫忙驗屍!”

“樓小姐果然識時務。”封錦寒抿唇一笑,並不意外。

大手一揮,周圍一圈影衛又如同潮水般,緩緩退了下去。

衙役們在四周圍起白布,將群眾隔離開,騰出一塊空地。

樓嫣然蹲下身子,對屍體進行初步查驗。

她摸了摸屍體,依舊還留有溫度,關節處柔軟,顯然並冇有死去多時。

她心下疑惑,扒開了屍體的眼瞼,臉色頓時一變。

“他還冇有死!”她驚訝地喊出了聲。

“怎麼可能!屍體的心跳呼吸都已經冇有了!連脈搏都已經停跳了。”仵作覺得自己總算找到了機會,在一旁大聲道。

“王爺,這女人分明就是在嘩眾取寵!”

樓嫣然冷笑一聲:“人死之前,瞳孔會散大,角膜反射消失,對光源不會有任何反應!你現在來看看!”

她語氣狠戾,毫不留情:“你身為仵作,應該知道,判斷一個人的死亡,並不能僅僅依靠呼吸和脈搏!”

“若是陷入假死狀態,呼吸,脈搏變得微弱是常有的事情!”

這樣一個庸人,簡直就是在害人!

“這……”

什麼角膜反射?仵作對樓嫣然說的這些東西,半懂半不懂,一時啞口無言,不知該說些什麼。

樓嫣然也不理會他,這個時候,搶救纔是最要緊的,必須要爭分奪秒!

“小寶,小貝!把我的醫療包拿來!”

“孃親,給!”樓小寶連忙打開隨身攜帶的醫療包,這裡麵除了一些她調配的各種丸藥,還有她親手製作的全套手術刀,和簡陋的急救工具。

這種情況,病人的心跳,呼吸幾乎都已經冇有了,她製作的簡易除顫儀就派上了用場!

眾人隻看到,她拿出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放在了男人的胸口,緊接著滋啦一聲,空氣中冒出了烤肉的焦味。

“啊!這!這是在殺人還是在救人?”眾人皆是大驚,議論紛紛。

“她這是褻瀆屍體!人都涼了這麼久了,還不放過嗎?”

“是啊,她就是騙人的吧!”

仵作聽到周圍人的議論,心裡更是得意。

剛剛還這麼氣勢洶洶地指責他,原來就是個騙子!

“王爺!她哪裡是在救人啊?拿了一堆稀奇古怪的東西出來,就敢招搖撞騙,這分明就是個江湖騙子!”

仵作的聲音極大,就是為了讓眾人聽見,也好挽回他剛剛的恥辱!

“閉嘴!”封錦寒聽膩了,一腳朝著仵作踹去。

他眼神,冰冷地如同刀刃,彷彿隨時都能割破他的喉嚨。

彆人或許冇有看到,他剛剛看得清楚,那個古怪的機器運作的時候,原本一動不動的男人,手指頭竟然動了動。

滋啦又一聲,樓嫣然的額頭已經冒出了汗滴,如果心跳還不能恢複正常,他可能就真的要死了!

就在此時,男人的眼皮竟然睜開了!

他茫然地坐起身子,很快又暈了過去。

這一次,所有人都震驚了!

“我剛剛冇有看錯吧?他…竟然坐了起來!”

“這…這難道是詐屍了?”

“你胡說什麼啊!這分明是天神顯靈!”

樓嫣然撥出了口濁氣,還好還好,幸虧救得及時。

樓小貝貼心地掏出自己的粉色小兔手絹,給樓嫣然擦了擦額頭的汗水,一如既往地誇著彩虹屁。

“孃親,你也太厲害了吧!連死人都能救活!”小姑娘已經徹底變成了星星眼。

樓嫣然趕緊捂住了她的嘴,這種話可不興說,說出來她們很可能招來禍端。

對古代人來說,不能解釋的事情,必定就是神蹟,不然就是鬼怪作祟。

原本跌倒在地的仵作,顫顫巍巍地爬了過去,摸了摸男人的脈搏,大驚失色。

“他…他竟然有了脈搏。”他喃喃自語:“他真的冇死……”

而把全程看在眼裡的封錦寒,眸光深邃,如同深不見底的寒潭。

這些年,他派了不少人去調查樓嫣然。

他對她的一切,可以說是瞭如指掌。

一個在閨閣之中按部就班養大的女兒,一切都按照當家主母的模樣去培養,是不可能學習醫術的。

他得到的訊息,與麵前的女人,簡直判若兩人。

她究竟經曆了些什麼呢?又是跟誰學習的醫術?

樓嫣然正忙著善後,給地上的男人餵了一顆藥丸,絲毫冇有注意到,封錦寒眼神中的探究。

“王爺,這人我既然已經救活了,那也就不再需要我驗屍了吧。”

樓嫣然將隨身的醫療包重新收好,神色越發急切。

她現在說得越多,做得越多,就越容易讓封錦寒起疑。

她眼神閃躲,隻想儘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請問,我可以走了嗎?”

“你很著急?”封錦寒眼光掃過她的臉,五年不見,她的模樣依舊鮮明生動的少女。

他興味甚濃,勾了勾唇:“莫非,你還藏著什麼秘密,不敢讓本王知曉?”

樓嫣然一驚,身子微微顫抖:“王爺胡說什麼!我隻是不想帶著我的孩子捲入是非。”

封錦寒不說話,他的目光越過她,落在她身後的兩個孩子身上。

他必須要確認,這兩個孩子,是不是他的血脈。

“孩子的父親呢?”他狀似隨意的提起。

樓嫣然毫不猶豫地回答:“死了!”

“怎麼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