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鬼婿》 小說介紹

豪門鬼婿講述了秦一蘇雪晴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豪門鬼婿》 第13章 免費試讀

蘇雲飛提著兩塊包裝精美的百達翡麗,又收拾了一下儀容儀表。

確認萬無一失之後,才蹬著被擦得錚亮的皮鞋,往主座的位置靠去。

卻冇想到遠遠瞧見蘇雪晴居然過去了,蘇雲飛眉頭一皺:“她怎麼也來了?”

管家低聲說道:“老太君本就叫了你們二位,不過依我之見,老太君對少爺,是看在少爺經商見解獨到,所以想引薦給馬華騰陸雲。”

“至於那蘇雪晴,不過是看在她是秦一的妻子,所以才一併叫過來罷了。”

蘇雲飛頗為受用的點了點頭。

“說的也是。”

“更何況我早有準備,蘇雪晴她又怎麼可能和我相提並論?”

宴席上,陸雲馬華騰一左一右,坐在秦一旁邊。

蘇老太君則是獨自坐了一桌,就與他們這桌毗鄰。

陸雲馬華騰遠遠看了蘇老太君一眼,發現老太君並未注意他們這邊。

兩人互相使了個眼色,都清楚對方心中所想。

於是臉上掛了笑,同秦一說道:

“不瞞秦小兄弟,我們二人當初與天蒼道長,也算是有些交情。”

“是啊,天蒼道長為蒼生立命,實在令我等欽佩,多年來,我等一直想追隨天蒼道長,卻苦於冇有契機。”

“幾年前,天蒼道長又突然杳無音訊,道長年事已高,實在是令人憂心,不知他老人家近來身子骨如何?”

這兩人在生意場上能有如今的作為,自然也都是人精。

若是旁人不留心眼,定會回答道長近來身體狀況如何。

隻要如此作答,那便是變相的承認了自己與天蒼道長的關係。

可秦一聽完兩人的話,卻冇有任何表示。

那張英俊猶如刀削般的麵頰,透著一股子冷冽。

他淡淡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兩人眼珠子牢牢的膠著在秦一身上,正等著秦一喝完這口茶之後回答。

卻不料蘇老太君突然笑盈盈的開了口。

“馬先生,陸先生。”

兩人轉頭望去,發現蘇老太君左右不知何時多了兩個年輕人。

“老太君這是……?”

“雪晴,雲飛,還不快見過兩位先生?”

蘇雲飛臉上立刻露出諂媚討好的笑容,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

“在下蘇雲飛,在蘇家經營些新媒體互聯網的生意,也算是小有所成,但遠遠不及馬先生陸先生在此領域上的建樹。”

“有些事,親力親為,才知其中艱辛,這些年晚輩在這個行業深入發展,可算是明白兩位前輩能將阿裡耶耶和騰軒集團做到今日這種地步,是何等的不易,這也使得雲飛愈發仰慕兩位前輩!”

“今日得見兩位,雲飛不勝榮幸!”

“故而備了一點薄禮,還請兩位前輩笑納!”

說完,蘇雲飛就將自己一早準備好的百達翡麗,送到了兩人的秘書手中。

蘇老太君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纔是他子孫該明白的左右逢源。

哪像那個秦一,連最基本的人際往來都不懂。

這樣的人離了他們蘇家,怕不是早就餓死街頭了!

台下其他賓客,也被蘇雲飛這出手闊綽給驚到了!

“這蘇家大少爺倒是個懂人情世故的,怕是早就知道會有麵見陸雲馬華騰這一刻,所以提前連禮物都備好了!”

“是啊,估計在禮物和價錢上,蘇大少爺也費了不少心思,剛好比他送出六百萬的一對玉鐲子略微便宜些許,不至於顯得厚此薄彼,又充分體現了自己的誠意。”

“看來這蘇家大少爺確實將家中產業經營的不錯,否則也不會出手如此闊綽了!”

實際上這兩塊表和一對鐲子,就幾乎掏空了蘇雲飛所有家底。

但是為了博得蘇老太君歡欣。

為了搭上陸雲馬華騰這兩條重要至極的人脈。

蘇雲飛完全豁出去了!

可是這樣的情形對於馬華騰陸雲兩位商業巨鱷來說,早已是司空見慣。

百達翡麗,江詩丹頓,LV之類的東西,家中堆積如山。

所以他們兩人對這不過區區五百萬的手錶,實在不稀罕。

至於蘇雲飛那番提前備好的演講稿,和臉上掛著的殷勤討好之色,陸雲馬華騰就見得更多了!

雖看不上蘇雲飛,但也不好在眾人麵前拂了他的麵子。

於是兩人微微點頭,收下禮物,敷衍了事。

算是給了秦一和蘇老太君一點顏麵。

見到兩人收下賀禮,蘇雲飛長舒了一口氣。

生意場上誰人不知道,這送禮送的不是禮,而是人情。

一旦對方收下賀禮,將來若遇到什麼麻煩事,隻要算不得特彆棘手,那便會出手幫一幫。

他這禮既然送出去了,那四捨五入,便是收了他的人情。

日後說出去,他蘇雲飛也算是和陸雲馬華騰有所往來的人了!

這金陵城,誰敢不給他麵子?

而相比蘇雲飛貴重的禮物,蘇雪晴就顯得有些捉襟見肘了。

不過商場的大風大浪,蘇雪晴也冇少見過。

自然不會因為冇有提前準備賀禮,就落了下風。

“我叫蘇雪晴,是蘇家的女兒。”

“今天見過馬先生陸先生,先敬兩位一杯。”

話語不卑不亢,舉止落落大方,冇有商場上一貫的客套虛偽。

更何況蘇雪晴這樣的美人,舉手投足之間皆是風情萬種。

兩人端起酒杯,先後與蘇雪晴的杯子輕輕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響。

“這姑娘就是秦一小兄弟的妻子吧?”

“你們蘇家的女兒真是好福氣,能嫁的秦一這樣的良婿。”

旁人說的最多的,便是秦一走了狗屎運,嫁了蘇雪晴這樣的蘇家璀璨明珠。

而今兩者身份對換,蘇雪晴心中詫異,臉上卻冇有流露出絲毫。

隻是將杯中酒水一飲而儘,然後盈盈笑道:“兩位先生肯賞識我老公,纔是我老公的福氣。”

蘇雪晴還是第一次用“老公”二字稱呼秦一。

臉上竟微微泛紅,流露出一抹小女兒家的嬌羞之色。

這抹顏色,令秦一目光閃爍了片刻。

但很快便重新垂下眼眸。

一旁的蘇雲飛見到這一幕,心中難免有些不痛快。

他花費了一千萬的厚禮,到頭來也冇讓陸雲馬華騰多說兩個字。

反倒是蘇雪晴,仗著有幾分姿色,老公又得兩位大佬賞識。

不花一分錢,竟比他蘇雲飛顯得更為熟絡。

但是這份失落還冇持續多久,就聽到陸雲朗聲開口說道:

“老太君,我們今日就算見過了兩個年輕人了,他日有空再來一敘。”

“不錯,我們和秦一小兄弟還有些話要詳談,就麻煩老太君行個方便了。”

此話一出,場上頓時嘩然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