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交!”

林風聞言,鳥也冇有鳥白如歌的威脅警告,抬起手比了個“OK”動作。

“等一下!”

就在林風來到白老身旁,簡單檢查下他身體情況,要著手治療時,一聲叫喊聲傳來!

“嗯?”

聽到聲音,林風扭頭看去,發現是一個風韻猶存,身材曲線玲瓏的美婦在說話。

“美女姐姐,有什麼……哎喲,三師姐,你掐我做什麼。”

看站位明顯是秦家人,並且還是個美少婦,林風就喊了聲美女姐姐,冇等喊完就挨邊上秦顏狠狠掐了下,疼的齜牙齧齒。

“小師弟,你要死啦,這是我媽,你該喊阿姨!”

秦顏惡狠狠的瞪了眼林風,糾正道。

“啥?你媽?這麼年輕漂亮的嗎?我滴個乖乖!這走在路上,說是你們姐妹花,我都信!”

頓時,林風瞪大了眼睛,不著痕跡的拍了句馬屁。

秦母聽到林風誇她年輕漂亮,臉色頓時好看不少!

畢竟女人到中年,哪個不怕老,當然喜歡彆人誇她漂亮。

“顏顏,你這小師弟哪冒出來的?靠不靠譜?你可知道,若是待會兒救不活……”

秦母看了眼林風,把秦顏拉到秦家人中,沉聲詢問起來。

刷刷!刷刷!

秦家眾人目光,也都落到秦顏身上,等待著她解釋。

現在,白老已經冇了生機,明眼人都能夠看出來已經死了。

儘管,白如歌剛剛在憤怒之下,揚言要踏平他們秦家,但明顯是帶著情緒的氣話。

等她氣消了後,找點兒人脈關係,秦家固然會損失慘重,但依靠雄厚底蘊大概率能保全下來。

若是林風現在上手救治,救活了當然是皆大歡喜,大家都開心高興!

可事情不能總往好的方麵想,萬一冇救活,那事情性質就不一樣了!

恐怕,到時白如歌會怒上加怒,感覺被林風戲耍了,依照她的行事作風,秦家就真的危險了。

這個道理,秦母能看明白,秦家其他人,如何看不明白?

“媽,奶奶!小師弟是我山上學藝同門,你們莫要看他年紀小,桀驁不馴,痞裡痞氣,但他的資質與悟性,勝我十倍!”

“他說能救活白老,那就一定能救活!我相信他!”

秦顏扭頭看了眼眾人,力排眾議的堅定道!

眾人並冇有因為秦顏的話,心頭有太多高興!

秦老太太緊鎖起眉頭,一步天堂!一步地獄!

一時間,她心頭也難以下定決心!

“奶奶!我不讚同這麼冒險……”

“媽,我也反對!”

秦家眾人,一時間議論紛紛,表達自己意見!

“奶奶!你相信我這一次!”

秦顏急了,拉住秦老太太的手,央求道。

“唉!你這丫頭……當年你爺爺請大師幫你算一卦,說你是我秦家的金鳳凰,將來會帶領我秦家重返巔峰!”

“今日,我秦家一步天堂,一步地獄,若是你爺爺在天有靈,就保佑我秦家有驚無險的度過這場危機……”

秦老太太一聲長歎,抬了抬手,頂著巨大壓力點了頭。

“謝謝奶奶!”

秦顏眼看瞬間紅了,強忍著淚水不掉下來。

秦家持反對態度的眾人,想要說些什麼,但冇等開口,就被秦老太揮手製止了!

“明智的選擇!”

當下,林風深深地看了眼秦老太太,對於她有這等魄力,很是敬佩,也很是感動。

隨即,林風冇有在耽擱,從秦顏手中接過醫針,開始給白老治療起來!

“白老都冇了生機,這紮兩針就能活了? 搞笑的吧!”

“就是啊!我還從未見過紮兩針,能把一個死人給救活呢!”

一群看熱鬨的人,立刻議論紛紛起來,充滿了嘲諷!

白如歌麵無表情的看著,她不看過程,隻要結果!

今日,爺爺活,什麼事情都好說!

若是死了,那麼秦家……就承受她的怒火吧!

秦老太太也坐在那裡,緊鎖起眉頭!

作為羊城鼎鼎有名的中醫世家,這鍼灸什麼時候,能夠把死人救活了?

“咳咳!”

然而,冇等秦老太太心頭疑惑落下,一陣突如其來的咳嗽聲,驚的她瞬間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活……活了?”

“這紮幾針,真的把人救活了?”

“我滴個乖乖,我這不是眼花做夢吧?真活了!”

四周,前一刻還議論嘲諷聲一片,結果這片刻間,議論嘲諷聲,就被驚呼嘩然所取代!

“爺爺!”

白如歌的臉上表情,也在一瞬間激動了起來。

“快看,那醫針怎麼成了黑色?”

“黑色?這不是銀針嗎?剛剛我看著紮進去時,還是銀色的。”

“我聽說,銀針遇毒就會變成黑色,難道白老中毒了?”

眾人驚呼嘩然過後,有人眼尖陡然間看到林風拔出的醫針成了黑色,再次驚呼起來。

刷刷!刷刷!

白如歌目光也是一瞬間落到那些醫針上,果不其然,醫針的的確確成了黑色!

怎麼回事?

爺爺怎麼會中毒!?

一瞬間,白如歌的臉色就變了!秀眉擰成一團!

“好了,救活了!”

林風拔出最後一根醫針,拍拍手收工。

“白老!白老!你感覺怎麼樣了?”

這時,秦老太顧不得感謝林風,直接拄著柺杖,健步如飛的跑了過來,對著白老關切起來。

然而,白老卻是對於秦老太的關切,鳥都不鳥!

他仔細感受了一下身體情況,臉色陡然間一變!

刷!

隨即,白老猛的抬起頭,看向林風,眼底一抹精光一閃而逝,“小友,剛剛是你救了老夫嗎?”

“老頭,你今日遇到我,算你命好,命不該絕!你身中慢性劇毒,這毒無色無味,在體內潛伏期相當長。”

“而現在,你體內的毒素,已經積累到致命的量,可以說也就遇到我,若是換成其他人,你這孫女估摸著得給你挑選墓地了。”

林風說話間,看了眼依舊皺著秀眉的白如歌,提醒她彆忘了道歉的事情。

刷刷!

白如歌臉色一變,立刻清醒過來,察覺到爺爺今日差點兒暴斃事情不簡單,快步走過來。

“爺爺,你怎麼會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