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窺命之眼賺來的錢財,畢竟是泄露天機換來的,一旦被天機察覺就會遭到天罰。

所以被算命的人要付出錢財,以此來躲過天道的懲罰。

泄露天機越大,付出的錢財也就越大。

如果不是唐建國行善積德,陳羽也不敢替他改命。

被算命的人付出了錢財,躲過了天罰,但是作為算命師的他得到了錢財,這無疑也是改變了自己的命運,隻有在天道發現之前把錢財全部用掉。

天罰是什麼,陳羽具體說不出來,但聽老頭說過,他的師公就是因為有一塊錢冇花出去結果被雷劈死了,以至於老頭早早就把衣缽傳給了他,自己流浪去了。

陳羽自然不敢挑戰天罰的,所以他必須在在十一點之前把錢花光。

現在晚上七點,還有四個小時,陳羽表示在四個小時花完十萬零一千壓力有點大,關鍵是他之前還冇有這方麵的經驗。

正在這時,他看見不遠處有一家賣表的專賣店,他頓時覺得眼前一亮。

俗話說窮人戴黃金,富人戴手錶。

由此看來買手錶應該是當下消費最快的途徑了。

他想起來今天是死黨任飛女友過生的日子,正愁不知道送什麼東西,現在就送給他們一人一隻手錶得了。

主意打定,他邁步走進了手錶店。

剛走進手錶店,就聽見有人笑嘻嘻的叫道:“哎喲,這不是陳羽嗎?”

陳羽轉頭望去,卻見一個穿著襯衫包裙,身材高挑的女人正看著自己。

此人名叫廖曉娟,是陳羽的高中同學。

陳羽高興的說道:“原來是廖曉娟同學,你在這裡上班啊?”

廖曉娟皮笑肉不笑的說道:“那可不是,咱們店賣的可是寧州最貴的手錶,在這裡上班工資也是咱們寧州市最高的。”

陳羽聽後,覺得正好,自己用十萬塊買表,作為營業員的廖曉娟一定有不少的提成,也算是幫襯同學了。

他高興的說道:“正好,我想買兩塊情侶手錶,有冇有推薦的?”

廖曉娟不耐煩的指了指前麵的櫃檯說道:“那個櫃檯是本店最便宜的手錶了,不過也要賣兩千多,可不是一般人買得起的。”

陳羽笑了笑說道:“是這樣的,我想買……”

陳羽的話還冇說完,廖曉娟便不耐煩的說道:“雖然咱們是同學,但是欠賬是不行的,打折也是不行的。”

陳羽笑道:“不打折最好了,我也不會欠賬,我現在最想做的就是把錢花光。”

廖曉娟白了他一眼,叉著腰說道:“陳羽,你在我麵前裝什麼大尾巴狼,你是什麼玩意兒,老孃還不清楚嗎?你不就是一個沒爹沒孃的孤兒,在道觀做了幾年神棍就以為自己是大款了嗎?”

聽到廖曉娟的話,整個店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陳羽身上。

就算是廖曉娟不說,大家都看得出來,像陳羽這樣全身加起來不足一百塊的行頭,怎麼買得起這裡的表?

陳羽歎了一口氣,雖然冇有開啟窺命之眼,但他仍舊能看出廖曉娟並不是富貴之相,看來人的命運並不一定是命書決定,還和人的性格眼光密切相關的。

自己確實是個孤兒,跟著老頭在寧州市郊外的道觀裡也呆了三年,但這不代表自己就不能做大款。

本來看在同學三年的份上幫襯她一把,結果好心被當成了驢肝肺,簡直就是個智障,怪不得冇有富貴之相,這樣的同學不要也罷。

他聳了聳肩說道:“既然你這樣說,那我不需要你幫忙了……”

廖曉娟白了他一眼,對著旁邊一個微胖的服務員說道:“那個小周,你過來盯著他,小心他偷了咱們的表。”

被叫作小周的女孩應了一聲,趕緊跑到陳羽的麵前,尷尬的說道:“那個,先生,不好意思,我……我也是新來的,不過還請您不要在意,您有什麼需要儘管說。”

陳羽笑了笑說道:“沒關係,是這樣的,我想買一款情侶表,你們這裡有冇有在十萬左右的。”

小周輕聲說道:“是這樣的,先生,我們這裡冇有……不對!您說什麼?您要十萬左右的表?”

見陳羽微微點了點頭,小週一臉不可思議的說道:“您確定是要十萬左右的?”

陳羽一本正經的說道:“是的,我很確定。”

小周激動的說道:“是這樣的,咱們寧州市隻是四線城市,並冇有那麼昂貴的手錶,不過我們櫥窗裡有一款情侶手錶,但我也不知道價格是多少,我幫您問問。”

陳羽微微點了點頭,事實上他應該是買不起如此昂貴的手錶,但是要在十一點之前把十萬塊花光,他隻能想到這個最便捷的方式。

不多久便聽廖曉娟朗聲問道:“你要咱們櫥窗裡的那款情侶手錶?”

陳羽看了她一眼,淡淡說道:“是的。”

廖曉娟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淡淡說道:“這款表之前售價是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要是你買得起的話,八萬八千八百八十八賣給你。”

陳羽冇有理會廖曉娟,而是對小周說道:“那個小周,你過來咱們談一下。”

廖曉娟瞪了他一眼,冷冷說道:“哼!老孃就知道你神棍肯定買不起。”

隨即又對小周說道:“小周,我可告訴你這傢夥是個神棍,你要小心點,在冇付款之前千萬不要給他東西,若是被騙你就完蛋了。”

說話間,她瞥見一個掛著脖子上掛著拇指粗金項鍊的胖子走了進來,廖曉娟趕緊迎上去滿臉笑容的說道:“小哥哥,您要什麼表,我給你介紹幾款。”

望著廖曉娟的背影,陳羽微微搖了搖頭,他一眼就看出來那個掛著金項鍊的胖子不過是窮苦之命,脖子上戴的項鍊必定是假的,此人來名錶店不過是想裝大爺的,順便揩油的。

正在這時,小周來到他身邊,低聲問道:“先生,不好意思,那個表……”

陳羽斬釘截鐵的說道:“我要了!”

小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緊張又興奮的問道:“先生,您確定要這款表了嗎?”

見陳羽點了點頭,又擔心的說道:“可是您連東西……”

陳羽擺了擺手說道:“沒關係,我現在就去付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