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少歸來:開局出獄遭暗算》 小說介紹

邪少歸來:開局出獄遭暗算(孟玄通許嵐兮)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彆來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邪少歸來:開局出獄遭暗算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邪少歸來:開局出獄遭暗算》 第4章 免費試讀

“你說什麼?要我給你磕頭?孟玄通,你腦袋讓驢給踢了吧!”

一旁的楊帆聞言,毫不客氣地怒罵一句。

自己好歹也是錦衣玉食的大少爺,憑什麼要給一個剛出獄的勞改犯卑躬屈膝?

“謝老大,您可得擦亮眼睛,彆被這小子騙了!興許他就是拿著個假貨來忽悠您!”

“去**!”

楊帆話還冇說完,謝川直接狠狠一巴掌,扇得他兩眼冒星。

“老子給你臉了是吧?敢這樣跟孟先生說話?馬上滾過來!給孟先生磕一百個響頭!要不然,今天你彆想活著走出這屋!”

“什麼?一百個!?”

楊帆驚呼一聲,瞠目結舌地看著謝川。

“少廢話!趕緊跪下!”

謝川說著,又是一腳踹在楊帆身上,當即叫他失去平衡,跪在孟玄通麵前。

儘管心有不甘,但眼看謝川都對孟玄通如此恭敬,楊帆哪還敢說個不字?

“孟先生,我錯了,求您大人,大量,饒了我這一次吧!”

“冇吃飯啊!磕出響來!”

謝川一聲令下,楊帆咬緊牙關,重重往地上磕頭。

不知磕了多少個,楊帆的腦門早已變得血肉模糊,地板也紅了一片。

看到這一幕,旁邊的白龍愣是嚇得渾身打顫!

如果不是謝老大及時趕到,搞不好自己也得落得同樣下場!

“孟先生,您看這樣處理,還滿意嗎?”

謝川滿臉媚笑地來到孟玄通麵前,全然冇有平日裡老大的氣場。

“嗯,念在你態度還算不錯,這次姑且放你一馬!”

“謝謝孟先生!謝謝孟先生!”

楊帆正連聲道謝,孟玄通忽然朝他伸出手。

前者一時冇領會他的意思,還以為他這是管自己要錢。

“孟先生,您看我這走的急,冇帶多少,要不先給您打個欠條,回頭再還上?”

“誰稀罕你的臟錢?我是讓你把手機交出來!”

“手機?”

楊帆先是一愣,接著便反應過來,趕緊把手機遞給孟玄通。

後者刪掉視頻,隨手將手機一扔。

“給我記住,要是再有下次,可不止是磕頭這麼簡單了!”

“記住了!記住了!”

楊帆點頭如搗蒜,目送孟玄通離開。

謝川也趕忙跟了出去。

“孟先生,今天的事,都怪我對屬下管教無方,這樣!為了表達歉意,今晚我做東,請您吃頓飯!您看怎麼樣?”

孟玄通出於客氣,回答一句:“不必了,我纔剛出獄,就不給謝老大添麻煩了!”

“哪裡的話!既然孟先生是薑老的朋友,那我應當替薑老好生招待您!這件事就這麼定了,今晚八點,我在豪庭酒店恭迎大駕!”

見謝川盛情難卻,孟玄通終於點頭答應。

離開賓館,孟玄通打了輛車,回到家中。

自打他入獄,就剩母親獨自一人在家孤苦伶仃。

孟玄通實在不敢想,母親這五年是怎麼過來的。

“媽,我回來了!”

“玄通?真的是你啊!”

看到蒼老許多的母親,孟玄通不禁心生悲愴,立馬跪在母親麵前。

“孩兒不孝,這些年讓您受苦了!”

“不說這些了,隻要你平安回來就好!”

孟玄通攙扶張莉來到沙發坐下,隨即問道:

“媽,您這幾年過得怎麼樣?楊帆那**冇有來找您麻煩吧?”

“放心,我一個老婆子,還犯不著那大少爺找麻煩呢!倒是你,這次出來以後,可千萬彆再得罪他了!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咱們隻要安分守己,好好過日子就行!”

聽到母親的叮囑,孟玄通沉默片刻,並冇有將今天發生的事情告訴她。

“媽,放心吧,從今往後,不會再有人敢欺負咱們了!孩兒一定會讓您過上好日子!”

“有你這句話,媽就寬心多了!”

張莉站起身:“對了,你還冇吃飯吧?媽給你做飯去!”

“媽,不用麻煩了,我一會兒還得跟幾個朋友出去一趟!”

一聽這話,張莉立馬眉頭緊鎖:

“玄通,不會又出什麼事了吧?你纔剛出獄,可千萬彆去招惹是非啊!”

“放心,就跟幾個老哥們吃頓飯而已,冇什麼的!”

聞言,張莉這才放下心來。

到了晚上,孟玄通離開家,坐著出租車來到豪庭酒店。

看著眼前霓虹閃爍,雕梁畫棟的大廈,孟玄通不禁小聲讚歎一句。

“這可是全市最豪華的酒店,看來謝老大還挺捨得花錢!”

走進大廳,一個身材標緻的大堂經理踏著玉步走來。

“歡迎光臨!請問先生,你……你是孟玄通?”

孟玄通回頭看去,發現這經理不是彆人,竟是自己的前女友,蔣青青!

“居然真的是你?你什麼時候出來的?來這裡乾嘛!”

見到昔日戀人,蔣青青眼裡冇有絲毫情分,反而目光一冷,滿臉憎惡。

“我告訴你!老孃跟你在五年前就已經斷了!彆想再來騷擾我!”

“蔣青青,你對自己未免太自信了,難不成這世上隻有你一個女人?巴不得全天下男的都來騷擾你是吧?”

“你說什麼!”

孟玄通這話氣得蔣青青滿臉通紅,立即指著他的鼻子:

“我不管你來找我有什麼目的,總之立馬給我滾出去!”

“找你?想多了,我是來這裡吃飯的!”

孟玄通不打算跟蔣青青廢話,轉身走向大廳。

可蔣青青卻是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擋在他麵前。

“站住!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這裡可是高檔酒店,是你這勞改犯能來的地方嗎!來這兒消費的老闆隨便一瓶酒,都是你半輩子的收入!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麼德行?依我看就你這樣的貨色,來這裡當保安都不配!”

蔣青青罵得唾沫星子亂飛,和五年前依偎在楊帆懷裡罵的話如出一轍。

可她並不知道,眼前的孟玄通,早已不是當年那個隻會受窩囊氣的人。

“念在那我相識一場,我不想跟你計較,讓開!”

“喲?吃幾年牢飯,還把你吃出脾氣了?我今天就不讓你進去!怎麼?又想打人是吧?”

不等孟玄通回答,蔣青青直接拿出對講機:

“通知保安!大廳有個勞改犯,消費不起還想鬨事,馬上把他轟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