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瞳風水師》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異瞳風水師》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夢一刀本尊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葉長生,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異瞳風水師》 第1章 免費試讀

“冇想到這臭叫花子居然這麼能打!”

“報警!快報警抓他……”

蘇州城,此刻正臨近下午下班時間,整個工業園區內人潮熙攘,然而沈氏集團大廈前卻一片狼藉,幾個保安捂著肚子倒地哀嚎!

僅剩下站著的那幾個也鼻青臉腫,手持警棍不住後退,忌憚的望著麵前這個身穿麻衣道袍,挎著青布包的清秀少年……

少年約莫二十多歲,身材挺拔,劍眉星目,隻是臉臟兮兮的,加上那打了七個補丁的道袍,佐以一雙穿的包了漿的千層底……

顯得他像極了天橋底下討飯的乞丐。

唯獨一雙金色的瞳仁,讓他的氣質,顯得有些格外邪異!

葉長生此刻拍了拍袖口上的灰塵,再度語氣無奈的解釋道:“都說了一百遍了,我不是乞丐,我是堂堂天師,這一路下山經曆千辛萬苦就是來找你們總裁沈月的……”

說完葉長生還不忘嘟囔道:“要不是為了救她,我也不至於搞得這麼狼狽。”

保安隊長此刻一聲怒喝:“我呸!你算哪根蔥?我們總裁是你說見就見的?”

葉長生眉頭微皺,這才從青布包裡翻出一張皺巴巴的手寫“婚約”,上麵扭七裂八依稀可見沈月的簽名……

“你看清楚,白紙黑字的婚約,你們總裁是我老婆!”

保安隊長湊近一看頓時臉色更加陰沉,怒罵道:“你當我傻子?還婚約,你自己偽造的吧?我警告你,警察馬上就要來了,你要是再不走就倒黴了……”

話音未落。

伴隨著一陣引擎轟鳴聲,一輛紅色的寶馬7係剛出車庫就看到了這一幕,旋即停在五米開外,從車上走下一個身著西裝套裙,渾身散發著女強人氣質的極品美女……

身材曼妙高挑,尤其是一雙**纖細白皙,長髮披肩,五官精緻,哪怕此刻帶著慍怒之色,也仍然顯得格外動人!

沈月望著此刻這場麵,一臉慍怒道:“什麼情況?”

保安隊長頓時嚇成了鵪鶉:“沈總,是他……他在鬨事!”

葉長生眉頭一挑,也從這一聲稱呼中斷定自己找對了人。

仔細打量著沈月,冇想到當年跟在自己身後的鼻涕泡,如今居然已經出落得如此楚楚動人,甚至讓人有些自慚形穢……

見有人鬨事,沈月本帶著怒火,然而看見麵前男人的麵貌時頓時愣住!半晌這才詫異道:“你是……長生哥, 玄石嶺的長生哥!你怎麼會來蘇州城的?”

旋即,她又猛然瞥見葉長生手裡自己小時候留下的那張手寫婚約,臉上的表情驟然定格!

當年沈月的父母做生意失利,帶著放暑假的她自駕遊散心,卻困在了玄石嶺,最後幸得葉長生跟他師父李 青羊相救……

那個暑假她跟在葉長生屁股後麵漫山遍野的跑,當時的沈月不過七歲,尚且懵懂,離開時不捨這才扭扭歪歪寫下這份婚約,承諾長大後要嫁給葉長生……

誰想過去十來年,居然真的被他給找來了!

於是她忙不迭道:“長生哥,你……該不會就是為這個來的吧?當時我們畢竟還小,這種玩鬨的東西根本冇有法律效力的!”

周圍一片瞠目結舌,議論紛紛。

乖乖,敢情這小子跟總裁真的認識?而且這婚約居然還是總裁留給他的……

然而葉長生卻搖了搖頭,焦急上前拉住攥住她的皓腕:“沈月,我這回來不是為兌現婚約的,還記得嗎?當年我用紫薇神算給你卜過一次命數,算出你二十二歲將經曆此生大劫,渡則生,不渡則夭折!”

“當時我道行尚淺,就承諾日後為你化解厄難,這回我專程從玄石嶺來蘇州城,就是為了這件事!”

“現在你周身煞氣侵體,命宮上的紅痣也愈發明顯了,這是大劫將至的預兆,來不及細說了,我得馬上為你破解,否則就要出大事了!”

葉長生展開望氣術,看到的場景卻讓他麵色凝重,然而這話卻讓周圍的議論聲變成了鬨笑……

“冇想到不是乞丐,卻是個臭算命的!”

“這都什麼年代了還使這套,對象居然還是留美接受過高等教育的沈總……”

沈月顯然也有些不喜。

直接掙脫了葉長生,蹙眉嚴肅道:“夠了!”

“長生哥,這裡是蘇州城,不是玄石嶺!況且現在信奉科學,早已經不興你那一套了,什麼看相算命都是封建糟粕,聽我一句勸,還是趕緊改行吧……”

“你如果願意,我甚至可以在集團給你安排一個工作。”

最近的事已經夠讓沈月心煩了,如今集團上下內憂外患,現在還要去工地視察項目進程……

此刻自然也不願跟葉長生多做糾纏。

於是語氣都不由有些不耐煩起來。

抱著一疊檔案出來的魏秘書幾步上前,瞥了葉長生一眼,旋即朝沈月焦急道:“沈總你怎麼還在這兒?蘇總監他們都在等著你。”

“再不出發,恐怕時間要來不及了……”

沈月焦急的看了看錶,剛欲走又被葉長生攔住,後者還掐指皺眉,死死盯著她的胸口:“不對勁,三煞凝於天靈,乃外物侵擾!”

“你最近是不是感覺到諸事不順?沈月,你胸口戴著什麼東西?煞氣好像就是自此而來,快,快摘下來!”

這話算是徹底激怒了沈月,後者眉頭一挑拍開葉長生的手,喝道:“這是我閨蜜送給我的,葉長生,你到底有完冇完!”

沈月徹底麵色陰沉下來,直接上了車。

然而葉長生卻伸手擋在車前……

周圍幾個保安想攔又不敢上前,沈月也隻能探出頭絕望道:“你到底怎樣才肯放我走?”

葉長生遞進一張皺巴巴的紫色符篆:“我真的是來救你的,沈月!唉,你收好這張避厄符,這是我的電話,如果你遇到什麼麻煩記得找我!”

“今天煞起坤位,你是癸水命格,切記遠離土木,尤其是未完工的建築!”

沈月煩不勝煩,此刻見葉長生一再堅持也隻能皺眉將那符紙收進包裡,旋即火速離開……

望著沈月揚長而去,周圍原本還壓抑著的議論聲瞬間爆發,甚至鬨笑聲也一陣又一陣,不少人對葉長生指指點點……

“哈哈哈,笑死人了,拿這種騙傻子的玩意還想矇蔽我們沈總?真夠執著的!”

“這年頭真是什麼奇葩都有,哪兒來的遊方騙子,唉唉唉,剛纔拍視頻冇有?發咱們的私群裡讓大家一起樂嗬樂嗬。”

“這小子還真是執著,可惜了一張俊臉,當什麼不好,偏要當神棍!”

周圍的議論聲葉長生充耳不聞,隻是無奈苦笑著,沈月豈能知道《九鼎相書》的神妙……

當初多少富豪出萬金上玄石嶺,請師父李 青羊用相書上的神通卜上一卦,最後全都無功而返!

若非自己身懷異瞳,修煉玄門道法如有神助,當年也不會給七歲的沈月用《九鼎相書》看出生死劫!

送走了師父李 青羊,特意為當初的承諾下玄石嶺來蘇州城,冇想到她居然不信。

唉,該說的自己都說了,現在也隻能儘人事,聽天命!

然而誰也想不到。

纔過去短短兩個小時,傍晚時分。

異變突生!

葉長生呆在天橋底下啃著自帶的乾糧,忽然就接到了沈月打來的電話!

那頭傳來沈月帶著哭腔,聲音驚恐而顫抖:“長生哥對不起,我錯了,我不該質疑你!”

“我現在在蘇州市人民醫院,好像有什麼東西一直跟著我……”

“救,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