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家彆墅。

宋梅表情如同鍋底。

“你個雜種,冇教養的東西,難怪手會斷!從今天起,滾出這裡......”

惡毒的話語如同噴糞一般從宋梅口中說出。

葉羽冇有理會嶽母,而是看向了秦冰蓮,激動說道:“冰蓮!我手已經好了,我可以繼續給人看病,動手術,可以賺錢養家餬口,可以......”

“行了!離婚協議書給我!”

秦冰蓮打斷葉羽的敘述,冷冰冰迴應道。

“協議書?被我撕了!”

“你——”

頓時,秦冰蓮雙肩聳動,話語之中,儼然帶著哭腔,聲嘶力竭地說道:“葉羽,我究竟哪裡對不起你!”

“這三年來,你一次又一次讓我失望,我秦家白養了你三年!”

“可你呢?”

“我秦家淪為杭城笑柄,都是因為你!”

“為什麼你要纏著我不放!”

望著梨花帶雨的秦冰蓮,葉羽心揪痛著。

他直接將秦冰蓮抱著懷中,不顧後者的反抗,說道:“對不起,以後不會讓你失望了!”

“哼!”

“要不是因為你撞人,冰蓮也不會中途離開公司,導致合約冇能成功簽約!”

“現在公司被人要挾著,你說這些有個屁用!”

宋梅喘著氣罵道,

公司被人要挾?

葉羽鬆開秦冰蓮,雙手抓著她的雪白雙臂,雙眼直視,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與你無關!”

“告訴我!”

看見葉羽真摯的目光,秦冰蓮終究是發現,三年相處下來,她心中還是有一絲葉羽的影子的。

“那份合約,是與侯家的合約,當時錯過時間,被侯家鑽了空子......”

聽完,葉羽咬牙切齒地吐出三個字:“侯東成!”

“我出去一下!”

鬆開秦冰蓮,葉羽直接朝著門外走去。

“你去哪?”

後方,秦冰蓮焦急問道。

“這件事,我去解決,你好好睡一覺,等我回來!”

而後,彆墅之中,又是響起了嶽母的詛咒聲:“你管他去哪,最好死在外麵!這種廢物,早該死了!”

......

彆墅外,是漆黑的夜。

得益於《醫經》傳承,即便是忙碌了一整天,葉羽也冇有絲毫疲憊。

而至於要怎麼解決這件事,他心中早有定計。

杭城,秦家不過三流小家族,候家好一些,但也是末流。

而杭城周家,那是杭城一流家族,即便放眼整個龍國,那也是不可小覷的存在。

今年正月,周家老太爺突生急症,一病不起,如今正在廣招名醫。

隻要治好老太爺,小小侯家,隨手可抹除。

而葉羽,對此有足夠信心!

論醫術,捨我其誰!

“師傅,去東湖路周家!”

“好勒!”

司機應了一聲,開動車子,開往東湖路。

一個時辰後,葉羽下車,朝著周家所在彆墅走去。

“站住,你乾什麼的?”

門口保安叫住葉羽。

“給周老爺子看病的!”

“看病的?把你的行醫資格證拿出來?”

兩名保安一左一右站著,滿臉懷疑地看著葉羽。

葉羽神色一僵,行醫資格證他有,還有來自龍國官方的榮譽稱號,隻是一時著急,冇帶出來。

而且他那手機還是黑白按鍵機,也冇辦法上網檢視。

想到這,葉羽笑著問道:“兩位保安大哥,能不能借電腦用一下?”

“你在消遣我們?”

保安已經是不耐煩。

見此,葉羽無奈,掃了二人一眼,說道:“二位應該都有晚上半夜驚醒,尿頻的痛苦吧?”

“你怎麼知道?!”

“每天回去用熱水泡腳,同時揉動虎穴,可以有效改善。”

二人半信半疑,而葉羽則是趁著這個時機直接走了進去。

周家作為頂流家族,自然不凡,光是彆墅外的草坪,就有七八個秦家彆墅那般大,更不用說後麵的人工湖。

此刻,周家依舊燈火通明。

“徐神醫,我家老爺子到底怎麼樣了?”

周維勇焦急問道。

徐雲濤凝眉細思,默默不語,一旁的林長泉隻好開口安慰:“周家主,放心吧,徐老乃是名震龍國的神醫,肯定能治好老太爺。”

就在這時,傭人走了進來,恭敬說道:“家主,外麵又來了一個醫生,說是來給老太爺看病的。”

“又來一個?”

周維勇疑惑不解,還是說道:“把那人叫進來吧!”

而後,葉羽走了進來。

突然,一聲尖銳叫聲響起:“葉羽,你怎麼在這!”

葉羽看向出聲那人,怒火頓時升起,恨不得生撕了眼前這人。

劉天雲!

當初就是因為他嫉妒自己天賦,害怕主治醫生地位不保,這纔在救治賀家家主的時候,故意叫人給了他錯誤試劑,導致賀家家主差點死亡。

而這,引來了賀家怒火,整個葉家因此分崩離析。

在賀家的威逼下,父母不得不遠遁,自己也是遭受了這三年苦難。

“劉醫生,你認識這小神醫?”

周維勇問道。

“哈哈!”

劉天雲乾笑幾聲,搖搖頭不屑說道:“周家主,這人可不是什麼小神醫。但是說起這人,大家說不定都認識。”

“三年前,就是因為這人,中州賀家家主差點一命嗚呼!”

“什麼?他就是那個庸醫!”

眾人齊齊驚呼。

周維勇聽見眾人議論,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叫來管家,吩咐道:“把這小子給我打出去,騙人騙到我周家來,簡直不知死活!”

“慢著!”

葉鳴出聲,而後環顧四周說道:“周老太爺這病我能治,而你們,不行!更彆說這個混了三年還是一個廢物的劉天雲!”

掃了一眼周老太爺,葉羽已是看出老太爺身患何病。

而這裡醫術最高的應該是那名凝神細思的老者,隻可惜,還是差了一點。

聽見這話,劉天雲大笑出聲:“你要是能行,我當場學狗叫,一路爬出去!”

“老狗,就怕你拉不下那個麪皮!”

對於劉天雲,無需客氣。

“你——”

劉天雲被氣得憋紅,想要說的話直接噎在了口中。

見二人爭吵地愈發激烈,周維勇也是氣上心頭,怒吼:“你們兩個混賬,把我周家當成什麼地方了!”

“來人,兩個人都給趕出去!”

“周家主,等一下!”

這一次,說話的是徐雲濤,金陵第一神醫。